簡冬娜:愛國電影

《建軍大業》面對同樣是主旋律的《戰狼2》,風頭被搶,票房更加慘敗,時代畢竟不同,看多了商業片的內地觀衆,追求娛樂性,明顯《建軍大業》不是主流觀衆的一杯茶,雖然今次已經找劉偉強操刀,但解放軍不是蠱惑仔,用白雪雪小鮮肉演國軍名將,落得兩邊不討好的下場。

然而《戰狼2》真的贏在電影質素嗎?《第一滴血》也動作緊湊,娛樂性豐富,但滿載大美國主義,其實不少荷李活片也如此,問題是,《第一滴血》之類作品已經是三十年前出產,擔當世界警察角色的美國,有事實根據去作大。大中國主義又是什麽一回事?官商勾結,靠財大氣粗到處買買買,然後當領導層權力鬥爭,國策有變,民企出國投資不知何時被打成走資的這種現實,會放在電影裏嗎?

放眼世界,愛國電影不限於中美,韓國最近上映《軍艦島》就重提殖民地年代的朝鮮半島,日軍如何不仁。有當紅影星擔正,耗資不菲的製作規模,還有鋪天蓋地宣傳,甫開畫就破票房紀錄,但一周後已被另一新片《逆權司機》打破。後者根據德國記者Jürgen Hinzpeter見證光州民主運動發生的故事為藍本。當年軍事獨裁政權頒布戒嚴令,逮捕反對派領導人,光州民衆及學生走上街頭要求民主,卻遭血腥鎮壓,政府封鎖消息,記者不容易入內採訪,Jürgen本駐守東京,得悉光州出事即趕赴當地,得一名的士司機接載,才能見證這段重要歷史,片中主角就是的士司機。很多歷史偶然,都靠無名英雄成就,就像坦克前的王維林。韓國人感念Jürgen當年冒險把所見所聞的血腥事實讓世人知道,他逝世後,設碑紀念;Jürgen卻沒有忘記當日同樣犯險接載他的司機。愛國,可以像很多阿諛奉承的政棍,把黨國混為一談,也可以像《逆權司機》,毋忘民主之路如何一步步踩着無數被犧牲的軀體走過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