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大約三年前,移居大馬近二十年的朋友跟丈夫,不知第幾次參與淨選盟上街,最終雞蛋破掉,高牆仍然在那裏;當日替他們難過,覺得怎會還是輸?就想起上面兩句。

去過馬來西亞很多次,雖然每次都來去匆匆,但當地物產資源豐富,在神山附近,可以數元馬幣,買兩個菠蘿加不知多少公斤的香蕉。有親友說,馬來人幸福,食物都是天跌下來;懶,都要講條件。以前認識來自大馬的華裔學生,覺得他們厲害,每人至少會三四種語言,中英文馬來語固然流利,潮州、客家、福建話起碼懂一兩樣,即使並非原籍廣東,但一定聽懂粵語,他們說,都是看港劇港片的成果。還記得第一次聽人用廣東話說「落大水喇」,就是一個大馬女生;母語,可以是咁的,一點也不無聊。

或者對於內地當權者來說,大馬甚至新加坡的華人都是自古以來的中國人,但他們其實就像美國的愛爾蘭、意大利裔一樣,在一個地方落地生根,就哪裏為家國。獨裁者不會相信聯邦,更不會尊重一國兩制,一個政權怎樣贏得全國,之後卻沒有兌現承諾?騙徒質地,千秋萬世。

大馬變天,上了一課,面對高牆建制,唯有建制分裂開來的反對派,才增添勝算?馬哈蒂爾三年前出席淨選盟集會是一個開始。

回望香港,特首選舉,曾俊華未竟全功,是徹頭徹尾的錯誤期盼?但香港的馬哈蒂爾會是誰?林鄭?范太?鈺成?國章?還是大家都好「懷念」的振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