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濕疹,時代之疾?

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出疹,癢得要命,徹夜難眠,皮膚一塊塊的腫起來,看醫生,打針後就立刻好起來。慶幸算不上敏感,海鮮花生什麼毒辣容易過敏之物都會放進口,中招次數屈指可數,最可怕的一次,也不過吃了沙律後上半身脹紅,眼睛充血彷彿魔鬼附體,可一個小時後恢復正常,也沒深究到底沙律裏什麼配料致敏。

皮膚敏感,從來很神秘,自己幸運而已,身邊人卻不然,記得中學時代,早會坐在旁邊的嬌小同學,每逢秋冬雙手龜裂,有時還會滲出血水,這是何等折騰,尤其對於女孩子。不曉得這是否後來說的濕疹,那久遠年代,沒聽過這名詞,現在朋友的孩子卻好像普遍都有。到底是食物、環境,還是什麼原因造成?

濕疹不會要你立刻死,但嚴重者,生不如死。好友的兩個女兒自小就有,她也是皮膚多問題的人,一度怪責自己遺傳給孩子,長女尤其嚴重。聽過她說做敏感測試,花了幾千元,最終什麼也不能吃似的,小孩子戒乳製品最難,誰不喜歡蛋糕冰淇淋?她的長女甚至試過痕癢,抓傷身體,老師以為她受虐,要召見家長。

現在孩子長大了,濕疹依然隨身,可她到外國升學後,不曉得歐洲天氣空氣都比香港好,還是小女孩沒家人管,髒得要命,揚言不會天天洗澡,反而她告訴母親,在外一年,濕疹從沒復發過。

香港,一宗倫常命案,據說與濕疹有關,見網上瘋傳治理方法。但如果病的,是一個地方,一個時代,又豈是一兩項偏方能解決得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