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炒黃牛列刑事,炒樓呢?

有時太認真,只會令人發笑,例如特區政府和立法會,其實是否現實生活中管不了麻鷹,所以才要管雞仔,譬如話黃子華棟篤笑出現炒黃牛飛問題,於是煞有介事研究修例,甚至說考慮列為刑事。

演唱會是商業活動,也是消閒娛樂,並非生活必需品,出現黃牛飛,關乎供求問題。主辦方有八成門票留給贊助商與內部認購,固然是造成炒賣的其中一個原因,但拿多少貨出來賣不是有自由嗎?也是行銷考慮。黃子華、五月天受歡迎,門票才會炒得起,每年開演唱會的歌手多的是,香港搞棟篤笑的人少,也不獨黃子華,為什麽其他人就炒不起來?難道他們的主辦沒有扣起八成門票嗎?說實名制購票可杜絕黃牛,行政成本由誰來支付,在商言商,最後還不是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再說,約千元的演唱會門票動輒黃牛飛炒價逾萬,是否真的有市場?一如近年很多名牌手機推出,不是一樣有炒價,最終燶味處處,其實很多所謂有炒飛的演唱會,開騷前都有人割價求讓,市場的事本來就應該留待市場解決。

如果炒黃牛飛應該列刑事,那麽炒樓呢?地產商、公屋富戶、囤地改則建劏房的業主……所有高樓價的共業者,住屋還是生活基本所需,不是更應該加重刑罰?但辣招嚴刑若真的能打擊樓市,香港樓價就不會不斷飈升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