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有一天,香港連「反清復明」都不得討論? 文:余照

無可否認,今日香港,言論和思想不再自由。一旦有人在任何地方行使自己的人權,為自己有可能挑戰威權的思想發言,自會觸動威權的神經,想方設法去「導正」你的言論與思想。

筆者試試換個角度,以支持專制獨裁的角度,一看再看戴耀廷發言短片,言談內容到底有哪幾句觸動某個在場而事後需匯報的人士的神經,大約就是以下兩項:

1. 專制政權不會維持太久
2. 要現在想像「以後」怎樣,否則一旦發生了就來不及設想「以後」

以支持專制獨裁的角度看,那些話本來不足為懼。奈何通風報訊的人士,竟然把它們提升到分裂領土的層次,若非通風報訊者對專制獨裁欠缺長治久安的自信,就是有意圖要影響香港人「想像『以後』」?許多人都指出,短片記錄的那個活動,講者不乏更激進的人士,何以抽出一個這樣的學者來「導正」?筆者察覺短片比較關鍵的是:說話態度。

近年,大家都熟識戴耀廷發言的勢態,在公眾場合,如短片中那種隨興,並不多見,尤其他運用的是普通話,與一般在港運用粵語,效果大不同。像這種發言的內容,一旦在香港以外、以普通話為主的地區流通,1和2的純粹想像,通風報訊者怎不懼怕?終於,掌權機構運用了他們認為十三億人都會反對的話題,打擊戴耀廷。

戴耀廷關於1的那段發言,是提出一種想像。那種想像,在中國歷史書裏,都有印證。如果讀者曾修讀中國歷史,把1套用於秦朝,自是貼切不過。問題是,通風報訊者不止把本來可以分開想像和討論1和2綁在一起,還「僭建」短片並無明示或暗示的意思,將一個本來可以作為學術討論的「想像」,放進現實政治層面的藍子,用自己的方式呈送掌權者,並運用輿論機器來影響香港在政治與歷史上的學術討論範圍。

我們都知道,專制獨裁最可惡的不是明言設限,而是用各式手段令你為自己的言論設限。專制獨裁要你活在恐懼裡,要你更當心言論到底有沒有觸動根本不明確而又存在的界線。在香港以外、以普通話為主的地區,網民對於這些「遊戲」早就玩得熟練,擦邊球抽水的技巧和質量都高,有借古諷今,有舊片(如倒車舞)翻釘,在言論不自由的情況下保持思想自由。香港人則以為自己仍然自由,遇到打壓,往往顯得不知所措。

香港不少政治人物,對於所謂分裂領土的指控,都失去焦點。筆者認為,今天掌權機構對弈時,自己擺出了有利自己的棋盤,而香港政治人物則在這個棋盤上耍盲棋,似乎不知如何應付。如果筆者是他們,只會問一句:咁「反清復明」可唔可以討論?假設當年有人成功反清復明,又可唔可以討論?

在最好的形勢做最壞的打算,才算是管治之道。掌權機構應當感謝戴耀廷的提醒,不應僭建他的言論和思想,甚至用文革手段來迫害。戴耀廷沒有說的話,你把話塞進他的嘴巴,本來就不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