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究是港產作品

《寒戰2》在內地口碑極好,論點卻不一定是說電影拍得精彩,而是集中於拍掌激讚片裡的「香港性」,而這裡說的「香港性」,往往只是指跟中國大陸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從內地觀眾的眼睛看這電影,是把香港看待成「他者」,察見香港之有而內地之無,由是讚歎,由是驚奇,由是過癮。

而他們所讚歎與驚奇之物看在香港觀眾眼裡皆覺尋常,失去了陌生的刺激,見到的便只是混亂與堆砌,一旦扣除了這些,剩下的則只有所謂政治隱喻:權力、陰謀、粗暴、陷害、仇怨。混雜的政治情緒在銀幕上飛揚碰撞,群魔亂舞,跟銀幕下的現實亦不能說是完全不像。

電影導演當然有精心設計,成不成功是一回事,用了心,倒是肯定的。像郭富城在開場那幕的港式英語唸白,香港觀眾無不哄堂大笑,可能是笑郭的英語發音,可能是笑郭的聲調欠缺準確感情,但不管笑的動機為何,觀眾若有最起碼的公道,沒理由不承認這正是我們在電視新聞裡經常聽見的港式腔調呀。香港高官的英語,不是十居其九說成這個模樣嗎?有什麼可笑?聽見郭富城便是聽見了香港,只不過平日過於習慣而不覺如此,意外地跟自己的語調打個照面,即會湧起一股突兀的滑稽感,其實,被笑的不是郭富城而是自己。就是自己,自己而已。

可惜再往下去,電影情節便不再那麼香港了,有的只是非常浮面的香港元素,警隊、議員、質詢、程序、法治,諸如此類,各種元素像室內設計的圖案與花紋,如果擺放得宜,倒可營造出動人的風格,但因現下處理得過於粗糙,所謂香港風格扭曲變形,香港觀眾認出了若干眉目,卻怎麼看都不似香港。那只是胡鬧,就是胡鬧,胡鬧而已。難怪臉書評論十居其九說這原來是一齣喜劇片。

如果只把《寒戰2》看待成電視劇,其實仍有可觀之處。演員無不熟口熟面,對白台詞亦宛若常見,情節幾乎全靠對白帶出說明,觀眾再不動腦,甚至只是閉上眼睛,僅靠耳朵聽覺,亦跟得上故事的推移節奏。電影勝在有強烈的親切感,它雖有香港元素而不夠香港,但拍攝和演出都讓我們眼熟,一看或一聽即知是典型港產作品,給了我們足夠的買票捧場的理由。香港人撐港產片,無論好壞,天經地義,有情有義,自是香港精神的另一種獨特表現。

唯一遺憾是,電影裡有不少熟悉面孔。忽然覺得,都老了。星移物換,香港畢竟回歸十九年了。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