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娥粉:夢醒時份

「夢醒時份」這個hashtag(主題標籤),最近經常在臉書出現,變成了網絡用語。她本來是一首1989年冬天推出的歌,由陳淑樺主唱,李宗盛包辦曲詞。廿八年前的歌,今日以另一種方式在網上現身,很多人憑歌名寄意,替薯片叔的粉絲做定期望管理。因為你只要想起這個歌名,嘴巴就會哼出這一句:「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夢醒時份。」

上完課,電梯門打開,碰見呂秉權。他是當日高教界選委的票王,2766票當選,認受性比明日勝出的新特首還要高。我問他選情,他苦笑:「要幫大家降降溫。」望着他,我覺得他正在對我唱《夢醒時份》。本來還想纏他講多幾句,但另一句歌詞又湧上心頭:「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

跟其他人一樣,我一直以為這首歌正好唱出了民意。當然我得先為「民意」下一個定義,就是假設每次薯片叔落區時,那些團團簇擁着他,要攞簽名、影selfie的巿民都是自發的,而不是收了飯鐘錢的「薯字頭」。直到我把夢醒時份反覆細聽一次兩次三次,始發現這首歌不應該用來安慰薯粉,卻更適合娥粉選委去聽。歌詞來來去去只有兩大段,就是你愛上了錯的人,犯了不該犯的錯,因此生活每一天也在受苦,心裏最後給悔恨和傷痕填滿。開始時一往情深,下場卻傷透了心,尤其當你終於夢醒時。

眼見薯片叔乘開篷巴士巡遊港島,在海怡、在太古坊,上千薯粉向着他大喊「1號曾特首」,而這件事竟然發生在撕裂和冷感多年的香港人身上的時候;我就知道,最後愛上了錯的人而令香港再受仇恨詛咒的,不是薯粉,更似是明日硬要把票投給林鄭的娥粉選委,你們親手丟掉了讓港人修補內心傷痕的最後一根稻草。

文:鄭美姿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