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50後的網路課

行政會議兼立法會議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的面書,一向都是玩得不錯的。

我想,她背後的團隊,很清楚知道她要什麼。

比方說,早前葉太就到愉景灣,聽說是跟退休的公務員茶敘。然後,還分享一些她的選民關心的健康資訊,比方說,最近葉太的大腸內窺鏡照片也放到網上,希望藉此提示市民健康檢查的重要性,還跟市民「曬健康」。

豈料,眼利的網民即時看到葉太的大腸照的左上角,有一組疑似是身分證號碼的數字。我的醫生朋友就對我說,一般而言,不論公立或是私家醫院的內窺鏡照片,都有很大機會會附上身分證號碼,好等醫生不要搞錯病人的資料。也有熟知資訊科技的朋友告訴我,根據香港教育城提供的身分證號碼檢算方程式,葉太大腸照左上角的一串號碼經混算驗證後,括號內的數字是脗合的。因此,葉太大腸照左上角的那一串號碼,極有可能是她的身分證號碼。

放相上網 真的是簡單事嗎?

這件事,看起來好像是一件「很普通」的瑣事,聽眾也好,讀者也好,網民也好,都只會覺得是「葉太又做了一件引人發噱的事」而已。只是,有幾多五六十後在擁抱科技的時候,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私隱流出呢?不少人都會不經意的把自己的孩子的照片上載,如「首次上學」,穿了校服,整整齊齊,可愛的小朋友的照片,就被發布到網上。咦?這麼一看,有人便知道你的孩子是念那家小學了吧?你願意給一些陌生人知道,你可愛的孩子於什麼學校讀書嗎?有些人會有感而發,拍自己家窗外的照片。咦?這麼一看,有人便會知道你身處何方呢?有些人病了,就會把自己的藥丸拍照上網。咦?這麼一看,有人便會知道,你患什麼病了。你可知道,網上高手如雲,隨時有一個你不認識的醫生或是藥劑師,也可能是高登「巴打」「絲打」呀。

葉太就更是兩會議員,亦是香港的前保安局長,對網上安全,應非常熟知,理應會非常小心。又怎會犯這種低層次的錯誤?

是我們上載東西的時候,只會用電腦,而不會用大腦嗎?

有些喜歡跟我「討教」的學生就會說:「一張相而已,犯不着那麼認真吧?」我認真,只因為我有記性。很記得,有一個港女曾經在網路跟人家吵架,好像是關於人情「應該封幾錢」的關係。結果,這位女生的面書、以前寫下來的xanga,幾年前跟一個「樣子看起來很MK」的男朋友拍拖時拍下的貼相、病歷、疑似經期不準的「感言」,都全被網民翻出來了。那你覺得,你放相上網,真的是那麼簡單的事嗎?

有幾多人在乎自己隱私?

這個世界,總是有很多有趣的事,識笑,其實好好笑。大家一面倒的去取笑葉太及其助理的時候,同一時候,有新傳媒機構聲稱「為了方便讀者以短訊方式轉發網站內容」,就要求用戶於下載手機應用程式的時候,容許傳媒機構攫取通訊資料、身處地點等等的個人資訊。再翻查一下那家新傳媒機構的「隱私條例」,在複雜的文詞中,簡言之,是指他們收集的私隱資料,「或被轉移至香港境外」。即是什麼地方呢?有網民質疑該家新傳媒機構,一擲千金,資金來歷不明,又以手機下載應用程式的方法去收集個人資料,還在「隱私條例」中向用戶「清楚列明」,他們收集的個人資料,或會傳到外地,這些「重要資訊」,又有幾多人在乎呢?

好像沒有。

至少我認識的,在該網站供稿的作者、資深傳媒人、大學教授們,都繼續轉發該網站的文章。

哈哈哈,又有幾多人在乎過自己的隱私?有,到私隱被侵犯的時候,就會有人飛撲出來笑你蠢嘛。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