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年輕人

上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統戰部長孫春蘭訪港數天,會見愛國陣營等各界人士,是佔中以來訪港的最高層內地官員。

孫春蘭對着一班已被統戰得貼貼服服的人,隔空向未被統戰、未被接見、不能入場的「香港青年」喊話。這些應被統戰的人,被視為危險人物,只能透過電視二手接收孫春蘭的呼籲。

孫春蘭說:「港澳台青年一代是未來的棟樑,希望你們了解中華民族那段充滿犧牲與熱血、激情與光榮的歷史,更加熱愛祖國,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把握香港、澳門、台灣同祖國緊密相連的前程命運,在今後的成長道路上多一分寬廣的視野,多一分對國家發展和民族振興的使命與擔當。」

孫春蘭的喊話其實是反話正說,她更多是認為香港青年不了解中國的屈辱史和奮鬥史,不夠熱愛祖國,視野狹窄,對國家發展和民族振興欠缺使命和擔當,才會對他們提出這些要求。為此,孫在前港區人大常委曾憲梓、全國政協常委吳光正、戴德豐及全國人大代表霍震寰等人出席的一個座談會上,向眾愛國「託孤」,當面提出扶持和培育香港愛國青年新一代的要求,「特別是着眼青年一代愛國愛港人士的成長成熟,為他們傳經送寶,努力打造開創香港美好未來的生力軍」。

「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其中一位起草者,曾借調中聯辦數年的北大法學院副院長強世功年初就主張,要重建香港人「一國」的公民身分,從根本上解決香港人對國家的政治認同。他說,因為這種「兩制隔離」,導致香港人與內地的中國公民在憲法之下享有不同的權利義務,而這種特殊身分進一步強化了香港的本土意識和身分認同,令香港年輕一代無法站在中國的角度看世界,無法與內地人融為一體,形成緊密的命運共同體。

為了統戰「失去了的整代年輕人」,如果中央採納強世功的建議,不斷以「一國」壓「兩制」,強調祖國,矮化香港的話,香港年輕一代恐怕只會愈走愈遠。

來港想統戰年輕人,但連姿態也不做一下,只集中見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去交付任務,這種統戰思維的起點,已決定了它將來的失敗。

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原文刊於2015年10月13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