綑綁投票講實力

特首選舉各種規定與自選動作,各候選人該做的已經做足,各選委也已經心有所屬;剩下來影響投票結果的就只有綑綁投票的效果。各個政黨、界別、團體該表態的已經表態;剩下來的是泛民的投票取向,看來又是一盤散沙,最後沒有統一的結論。

泛民要做「造王者」,是夢寐以求的事情;唯一能夠產生效果的就是綑綁投票,但這是談何容易的事情。要綑綁,需要手中有票的選委甘願被綑被綁,要達成這樣的目標,300多名選委有一個同仇敵愾的理念,還要有嚴格遵守的紀律,這正是泛民的硬傷。如果他們有上述兩個標準,就不能稱之為「泛民」。

建制派的政黨、界別與團體,要麼在成立是基於一個理念,願意追隨的才會加入政黨,成員甘願接受紀律約束;界別是出於利益關係,商界要謀求某種營商環境才能獲利,認同某個候選人的政綱是出於長遠整體利益考慮,他們毋須紀律也會甘願遵守。團體的共同訴求比較複雜,紀律約束也難於執行,但總體來說還是有迹可循。

泛民先天的理念就是自由,300多名選委當選的原因雖然不同,但他們追求自由意志的初心不改,在沒有一個「大敵當前」的情况下,他們是不會有統一意志的。恰恰就是在3名候選人當中,沒有一個非黑即白的同志或者敵人。雖然林鄭月娥的提名票當中沒有一個泛民的支持者,但300多名泛民選委當中,就沒有一個認為她可以為爭取更多社會福利而造福低下階層嗎?反之,曾俊華就真的會擺脫「守財奴」的往績,會給社福界「放水」嗎?要知道他背後的最大支持勢力不是表面上的泛民。

泛民不可能成為真正的「造王者」,選委就不會意氣用事投下不能影響大局的一票。且看選舉結果是否如是。

文:阮紀宏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