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劇集難以翻拍

捱過內地劇《瑯琊榜》的收視低潮後,《一屋老友記》終於為無綫收復失地,首播當晚就錄得25點收視,保住主角歐陽震華作為無綫福將的地位。不過不少網民發覺《一》與1980年的劇集、甘國亮監製的《執到寶》如出一轍,認為有抄襲嫌疑。翻查紀錄,去年《一》開鏡時,已經講明以《執》劇為藍本,所以說它向《執》致敬,甚至是新版本更貼切。

《一》講述四兄弟姊妹為了攤分亡父的遺產,被迫按照遺囑的要求,搬進一個唐樓單位同住九個月。正所謂相見好同住難,更何况幾個面不和心不和的家庭成員共住一室?入住後,長兄寶歡(歐陽震華飾)驚覺屋內有鬼,原來這對鬼夫婦(胡楓及羅蘭飾)是唐樓的原屋主,他們過世後,單位由寶歡的父親寶祿(劉江飾)購入,獨居的寶祿與他們發展出陰陽相隔的友誼。為了幫助寶家子女修補關係,鬼夫婦經常出動,寶歡和弟妹們最終亦明白父親的苦心。

這個故事與《執到寶》的確同出一轍。原版講述退休消防員余可(劉克宣飾)購買一個即將清拆的唐樓單位,與等待居屋入伙的長子和媳婦、與丈夫吵架而回娘家的幼女以及幼子同住。可是單位有四隻鬼冤魂不散,更經常附在幾個子女身上,弄出不少笑話。

情節未見破格驚喜

《一》作為翻拍之作,承着《執》的脈絡與時並進,由描寫草根生活演變成中產和廢青的悲歌,可惜以執筆之時播出的首三集觀之,情節未見破格驚喜;演員的表現保持水準,卻走不出「歐陽震華式喜劇」的公式。此劇雖可搶救收視,卻不會像它的致敬對象一樣成為經典之作。

經典的價值在於可一不可再,《執》正是例子。以鬼作為主線的黑色喜劇,在八十年代初期絕對是破格之作,儘管當年的布景和拍攝技巧等不能與現在相比,但故事的喜感和節奏,現在重看仍不覺過時。這有賴優秀的製作團隊﹕當年的監製甘國亮被譽為鬼才,編劇王家衛和林奕華,現時在不同領域叱咤風雲,編導霍耀良和徐遇安都在電影和電視圈留下不少佳作。劉克宣飾演的父親當然是「人戲合一」,其他演員如馮淬帆、黃韻詩、歐陽佩珊以及兼任演員的甘國亮等,在戲中自然而然產生的默契,至今亦難得再見——雖然他們沒有去年《鬼同你OT》胡定欣和田蕊妮的「神同步」演出,但看着黃韻詩由惡家嫂搖身一變成可憐妹仔、馮淬帆突然拿着鳥籠高唱「我呀姓呀~呀余,我個老竇又係姓呀~余」,加上家人們以抵死又「貼地」的對白較勁,令全劇火花四濺,看得觀眾大呼過癮。

好劇本+最適合演員=經典作

《執》的成功之道,是把一個完整的好劇本,交給最適合的演員去演出。重看當年飾演惡家嫂的黃韻詩之訪問,她說那角色根本不用「演」出來,也沒有「爆肚」,她只是把對白原原本本地讀出來,角色已經活靈活現。而身為編劇之一的林奕華亦曾說,這齣香港劇史上的無價之寶難以開機重拍,是因為「它的成功包含太重『人的成分』,使它既不能複製,亦不能改頭換面」。《一》證明他所言非虛。

珠玉在前,能夠青出於藍的「致敬作品」着實不多,不過無綫仍然樂此不疲,或許因為自知新製作的質素江河日下吧!不過奉勸無綫一句,選擇翻拍的劇目和題材千萬要小心。近期王晶執導的新劇《賭城群英會》,明顯就是翻拍他與父親王天林的得意之作《千王之王》,但由一個聲名狼藉的導演翻拍已不再流行的賭片,誰會看?唔,或許就如王大導所言,劇集根本不是拍給他口中「小小香港」的觀眾看吧?

文:梁慧思

圖:網上圖片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