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牌贏不到民心

以下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上月一段短片提供的數據——

.發達國差不多70年來首次出現,年輕人可能會比他們的父母更窮;

.25個先進經濟體在2005至2014年其家庭收入都告下跌,但趨勢持續,沒有停止迹象;

.在意大利,從2005到2014年,97%家庭在繳稅後都出現收入下跌,而所有家庭的收入都比以前少;

.在英國,70%家庭在2005至2014年賺取的收入都下跌;

.在美國,81%家庭都遭到收入下跌的打擊;

.如果全球經濟按目前的速度增長,80%家庭的收入會繼續下跌。

上述數字,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但世界經濟論壇指出的現象發生在發達國。它們過去是經濟火車頭,但現在全球放緩,發達國也不能倖免,且情况嚴重,極可能會出現「一代不如一代」的困局,而且暗淡的前景似乎不像過去般待經濟周期轉好之後就可扭轉。擺在面前的,可能是一個「看不見未來」的日子。

經濟增長停滯、財富分配不均,令中產向下流,原來是社會中流砥柱的中產階級也飽受煎敖。人民對制度、對政府、對富人不滿的情緒愈來愈強烈。美國的調查顯示,年收入2.5萬到7.5萬美元的中等收入人口正逐年減少,但2.5萬美元以下,和7.5萬美元以上的兩個族群都在增加,中產萎縮,形成所謂的「M型社會」。

貧富兩極化加劇,以及中產消失的速度加快,令社會穩定的基礎動搖。這種現象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變得更嚴重,也觸發了政治上的極端主義冒起。英國公投的結果決定脫歐,和美國共和黨的特朗普異軍突起,都是對現狀不滿的反映,但政客卻把移民視為問題根源。歐洲由德國帶頭寬待中東北非的移民湧入,來者不拒,但默克爾政府正遭受壓力要改弦易幟,選民已對她的難民政策日益反感。

自決獨立訴求有沒有經濟根源?

香港的情况又如何?經濟學者雷鼎鳴教授曾撰文分析「佔領運動後檢視年輕人收入分佈」(刊2015年1月6日,收錄在雷教授的網站francis-lui.blogspot.hk):數據顯示,「年輕人的實質收入表現停滯,今天的年輕人(20至24歲)與20年前的年輕人相比,收入升幅微弱,遠遜其他年齡群的表現」。但是,這現象到底是否與佔領運動有關?年輕人不滿,到底是因為物質報酬得不到滿足,還是要追求一套政治理念?在年輕一代中萌生的「自決」、「獨立」等訴求,到底有沒有經濟不公不義的根源?

看本土派的政綱和訴求,主要在政治,經濟民生的部分不多;即使有,也是粗枝大葉,看不清他們要爭取什麼。傳統上民主派歸類入左翼,主張財富更公平分配、政府應更多介入市場、抑商、提供更多福利、照顧低下階層等等。他們雖抗拒北京,但不會否認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更不會排斥大陸來港的新移民。自決派則剛好相反,他們追求獨立、敵視中國,且抗拒內地人來港,對新移民並不友善。以政治立場計,應屬於右翼。

社會對立 搞福利對民望有多大作用?

過去政府要解決社會矛盾,多從搞經濟民生入手。經濟好民心安,社會也就亂不起來,尤其就業市場一定要維持低失業率,人人有工開,社會怨氣就大減。過去幾年香港失業率維持在低水平,但社會矛盾不絕,在福利政策上政府經常強調做了大量工作,但在政治上卻得不到回報,無法令社會變得和諧。

特首選舉即將到來,候選人會拿出什麼對策應付本土思潮崛起?要爭取人心,很自然就會打經濟牌。現任特首掌控龐大資源,可以主導政策。為了打造民意支持度,現任特首可以在未來幾個月動用公帑資源大搞福利、房屋等「民生實務」,藉此推高民意。然而在目前社會對立的氣氛下,大搞福利對民望有多大作用?弔詭的是,社會矛盾源於經濟問題,但單靠經濟牌卻未必贏到民心。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