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論胡官:其參選之百利與一害

老實說,不論是提名胡官的過百名民主派選委,甚至是胡國興本人都心知肚明,他能夠當選的可能近乎於零。在最近「胡官鎅票論」甚囂塵上的今天,為什麼民主派選委還是要堅持提名胡國興入閘呢?

在分析提名胡國興的「百利」之前,我們來看看所謂鎅票的「一害」,究竟孰真孰假?

論其害:鎅票論

眾所周知,特首選舉並非多者則勝,而是得601票者勝。林鄭月娥能否於首輪獲勝,視乎她能否取得601票。夠票的話林鄭就自然勝出,胡官入閘與否根本不能帶來影響。
另一方面,如果林鄭未能取得601票,曾俊華得票第二、胡官第三,於是胡官低票出局。第二輪投票時,胡的支持者,相信絕大部分將會改投曾。「薯粉」們樂見的林鄭月娥對曾俊華局面,自然而然就會在第二輪投票出現。「胡官因素」自動消失了。

在「多票者勝」的立法會選舉,鎅票論是成立的。所以當日大家怪責鄭家富鎅票,是言之成理的。但在「得601票者勝、兩輪投票」的特首選舉,鎅票論不可能成立。葉劉淑儀鎅不了林鄭月娥的票,胡國興也鎅不了曾俊華的票。

這不是觀點與角度問題,而是簡單的數理邏輯。

論其害:建制派內的牆頭草

最近又有人提出,有所謂「牆頭建制派」的存在,指他們會「西瓜靠大邊」,會因為胡搶走曾的票源,而轉投林鄭,然後本來會贏的曾俊華,就會無辜輸掉了給林鄭,結果還是胡官鎅票累事云云。對於這一立論,筆者不敢苟同。

我們首先假設有「牆頭建制派」的存在。那他們會如何分析今日的形勢?

即使民主派選委全投曾俊華,也不過是300來票而已。坊間盛傳,林鄭早已手握400至600票,如果「牆頭草」只會「西瓜靠大邊」,那麼林鄭月娥肯定是唯一選擇,曾俊華又怎會有任何勝算?如此一來,胡國興入閘與否就更加無關宏旨了吧。

另,其實「牆頭建制派」指的是誰呢?筆者孤陋寡聞,連月來與各方選委接觸,「牆頭建制派」卻沒見過多少。反而提名林鄭或者索性不作提名,打算到3月26日轉?票投曾俊華的建制派,卻大有人在。

這不是想說建制派突然良心發現,一切都是利害相衡而已。須知道,無論是建制派、工商界甚至鄉事派,在梁振英政府的專權統治下,過去5年的日子也絕不好過。難道鄉紳怒燒林鄭紙紮人偶是鬧着玩的?難道商界會希望看見下一次佔領運動的出現?難道長期缺乏睡眠的建制派議員,會期待拉布的日子再來個5年?入了票站,投暗票,你以為他們會投票給誰?

抗拒梁振英路線的,可不止是民主派的專利呢。

所以,如果最後噩夢成真,林鄭當選,那就肯定是因為林鄭(或者其明目張膽的幕後勢力)向建制派選委輸送了龐大利益,而不是因為什麼「西瓜靠大邊」、什麼「牆頭建制派」,更不會是因為胡官入了閘。

問曰:即使胡官入閘無害,但他始終勝算太低,為何不讓林鄭月娥與曾俊華在首輪投票即單獨對決,然後直接選擇「lesser evil」?

答曰:胡國興入閘非但無害,卻有百利。對於各方皆然,且讓筆者道來。

論其利:胡官入閘有助民主進程

胡官入閘將有助民主進程,這是毋庸置疑的。胡國興的存在正正就是過去一個月民主派與曾俊華議價的主要籌碼。

胡官不但深具民主理念,更提出了切實可行的8.31框架以外的政改方案和路線圖。即使他未能當選並付諸實行,卻已經向其他參選者作了非常良好的示範,發出明確而有力的信息,促使將來更有機會問鼎特首寶座的候選人積極地回應民主訴求。這也正是我們發起「民主政綱先決計劃」優先分配提名予胡國興的其中一個原委。

事實上,過去數星期,這個影響力已經逐步顯現。

曾俊華就政改、23條立法的口風一再放軟,以至最近在競選網站刊載其最新立場,承諾「無預設立場」的政改諮詢以及23條立法「不宜草率進行」,正正顯示了民主派選委向這名熱門特首候選人施加的壓力得到回應,而在這個施壓過程當中,胡國興的存在至為關鍵。

論其利:胡官入閘有助拉低林鄭選情

不過,無論曾俊華的政改立場如何進步,他現階段也絕不會像胡國興一樣明刀明槍,主動提出超越8.31框架的政改方案。但正因如此,在林與胡之間,曾俊華才更能安坐居中,做其中間派,爭取各方選委,尤其是拉攏建制派選委的支持。

而這些建制派,正就是林鄭月娥的票倉。

試想像,如只有林鄭及曾入閘,曾肯定會被扣帽子,成為「泛民共主」、「泛民代言人」(最近譚耀宗、吳秋北還有一眾左報已經開始就此發功了)。隨着選戰在3月白熱化,這種扣帽子將會愈演愈烈。「泛民代言人」可是不得了的罪名呢,建制派選委當然會敬而遠之。

反之,胡國興入閘後,光譜拉闊,各人歸其本位。胡國興理念本來就與民主派最接近,「泛民代言人」之名自然由他來扛。到時候,建制派選委票投「中間派曾俊華」的心理包袱下降,背棄林鄭者,必將愈來愈多。

雖然現在「西環」隻手遮天、林鄭月娥盛氣凌人,但如果將來出現更多的「田北俊」、更多的「李嘉誠」,林鄭未必就能所向披靡。這些人後來會投票給誰不打緊,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會投票給林鄭。而「中間派候選人」的出現,就正正為他們鋪下了最漂亮的下台階。

這也是有關胡官的輿論最常忽略的一點:相較只有林曾兩人對決,胡官參戰後,林鄭月娥的勝算反會因而降低。換句話說,胡官入閘的「一害」,唯一可能的受害者就只有林鄭月娥一人而已。

回歸基本步——選舉這回事

撇開一切沙盤推演和計算,究竟香港人期待一場怎樣的特首選戰?

除了真普選,香港人最希望看見的,自然是候選人以政綱、以往績、以人格論成敗的正常選舉,而不是像上一屆般醜陋無比、丟人現眼的泥漿摔角。既然如此,我們何不繼續鼓勵各候選者以理服人,而不是盲目地趕走本來就無甚勝算的所謂對手?

曾俊華上星期到選舉事務處報名參選,手握160張提名票,一張也不多。事前,其競選辦甚至向包括真普選醫生聯盟在內的不同選委隊伍主動提出退回提名,直接促成胡國興入閘。看來,曾俊華大概也知道胡官入閘與否,與他本人的勝算無關。無論如何,筆者倒是很欣賞,風聲鶴唳之下,曾俊華依然如此大方大度。

既然曾俊華可以如此落落大方,不介意選票上的名字由2個變成3個,我們大家是不是也可以向他學習一下?

然後,歷史就會記載,大方的曾俊華和正直的胡國興,這兩人是如何在2017年的特首選戰擊潰林鄭月娥。歷史會記載。

(作者按:本文為個人意見分析,並不代表「民主300+」立場)

文:黃任匡

作者是杏林覺醒發言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