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修香港:巴爸的故事——訪問巴裔港人:德承

又走進重建區裡的唐樓,戶口淍零,拿著探訪記錄,從天台戶開始,再往下重訪某些還未搬遷的住戶。我們到了德承的門外敲敲鐵閘,他打開木門後,馬上認得出義工就自然地開門讓我們入內,客氣地放置幾張椅子,大家坐下交談。是次探訪的用意,在於關心一下他有否與市建局見面相討搬遷的賠償及安排,有沒有問題需要義工一起參詳或陪同等,德承說 他與市建局就剛好約了明天見面,暫時自己可以去處理,我們就著他如有疑難就可找小隊傾傾。 

德承是一位巴基斯坦人,來港已經長達25年,是位巴基斯坦裔的香港人,我們以純正廣東話交談。現時一人住在約400呎的唐樓單位,我們就好奇問問他家庭狀況,他說,之前與幾位家人一起居住,隨後,話題就去到他工作上,他現在是地盤拆板工人,日薪不少於港幣一千,唯發現近年工地安全及對於工友的某些保障逐漸粗疏,間接影響工人及該建築的安全性。他說即使是基本得連飲用水的供應都不足,也難於向上司/判頭反映或要求,免得留下壞印象,而且近年輸入了很多內地的廉價新人,手藝不及,但$6-700的日薪可吸引了顧主考慮取代熟手技工的位置。

說畢,又重新關心一下他家庭狀況,他說之前長子拿到visa於香港就讀高中,太太偶爾來港住幾個月。

但剛剛在2017年的 11月,太太與長子回鄉準備建屋時,遭鎮上的惡霸用手槍殺死了,他們近距離向長子開兩槍 ,母親撲上去保護兒子,背後同樣中了兩槍,4顆子彈,讓他們一家天人永隔。而該土地原本是屬於德承一家的祖地,卻因鄉黑的貪念,二人無辜死去,聽到此消息令小隊十分震撼。

德承說,當區警察算是很好,當時把兇徙捉拿歸案,但是當地政府不會主動控告兇徙,需要市民付款幾個政府機關後 才可以進入司法程序,然後請律師,一審,二審,終審,全部都是「錢」,所以因現時未有進入程序前,犯人已經被釋放出來。德承續說,每個審訊階段要花的錢就越多,他認為就算判了罪,但被告繳交更多的錢去疏通法官,還是會被釋放,是不文明國度或法治倒退的通病。

面對重建搬遷,太太與長子的身後事需要錢,打官司最少需要50萬港元,更加還有13歲的次子與9歲的孻子身在巴基斯坦外家託養。德承說,要不是這樣,我就不用轉工作做地盤那麼辛苦,賺錢儲蓄。他一邊說一邊掃著手機內的照片給我們看,當中包括德承的太太與長子殮葬時的遺容,小隊三人都難以反應,我們聽得心酸得快要哭出。

整個家訪內容,德承都十分冷靜地說出遭遇,應該就是那種無奈到一個境地的落寞靜寂……

關於此事,小隊也不知道可以幫助什麼,我們正在靠僅有的社區網絡,友好的巴基斯坦組織,嘗試尋求建議及資源,希望多多少少能幫助這位巴裔港人。

 
原載維修香港臉書專頁(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