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程序公義 培植健康的反對派

筆者離港近月,歸來時政改熱議已落幕。事過境遷,他們票也投過了;沒投票的,哭也哭過了。贏了面子的,當然要大肆慶祝;贏了裏子的,也不免暗地裏要慶祝。政改方案不獲通過,曾經努力過的朋友們不應氣餒。反正民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們還在學習中。起碼香港沒有因為政改方案僅以些微少數勉強通過而引發第二次佔領行動。要來的早晚要來。早來了的,如果被催生出來,也未必是好事情。寒冬儘管凜冽,他日遲到了的春天,畢竟還會是春天。 早前「13學者」重又聚首,討論是否就此散伙,日後再說。結果一致認為,不信溫和理性的路線走不下去。 心所謂危,一介書生,議政論政,實無所求。如有需要,將來還是要繼續發聲,發揮容或微弱的影響力。事實上,正如很多人的預料,當前形勢,山雨欲來,各方皆輸。說什麽聚焦社會經濟民生的議題,目前香港已泛政治化,少數激進派更有情緒化反應和以暴力表達訴求的傾向,只等下一輪衝擊波的怎樣到來而已。

近年立法會內的拉布策略和惡搞行為,是香港政治異化的開端。拉布跟其他拖延或搗亂會議的方式(例如動粗及佔領)不同。它表面上依據會議規則所接受的程序進行,是少數派要引起公眾注意的有力手段。但在推行的過程中,要點到即止,適可而止,能夠顧全大局,才能夠爭取選民的同情。在會場內拉布或退席令致流會,作為拖延的策略,依靠的基本元素是會議程序。所謂程序公義,是指跟隨一整套既定的程序,把處事過程分拆為容易辨認的、標準化的、合乎情理法的運作步驟,以求保障決定過程和結果質素的一致性以及提升效率。程序必須預先制訂,能讓所有當事者都可辨認跟隨,才能一起協作。世界各地都有因地制宜的程序,以便承傳和執行,沒有所謂的放諸四海皆準的國際標準。對程序的認識深淺,反映社會上對民主運作的成熟程度。社會眾說紛紜,政治力量激烈對抗的時候,市民若不明白或不接受程序的作用,便會產生誤解,甚至對執政機關產生疏離感,極容易被政治口號所影響,以為真理在我手,就可以用「公民抗命」的說詞來挑戰程序公義。

 立會內拉布惡搞 政治異化開端

在社會嚴重撕裂,離心力產生重大作用時,依循共通的程序,讓參與者力求協調,妥協和合作,才是守法的體現。可見程序並非偶一為之的規則,而是經常的行事依歸。西方文化透過程序的分拆和組合而成的,包括民主、科學、立法、執法、專業、人事制度、商業運作、監察、懲教等。政府和民間都對程序尊重,是社會和諧的重要因素之一。

程序是手段,不是目的。程序可以就形勢改善,但改善也應依循既定的程序,以求各方達成共識和配合。對程序的尊重,是因為它提供了一套共用的框架,使各方人士一起參與。共同程序有助於集思廣益,共謀進步。程序的優點,在於突出可見可行,同時易於觀察後果; 弱點是會令一些人專注於細節而忽視了大局。現代社會為了增強競爭力和公信力,趨向於降低程序的神秘性,讓市民不單掌握程序的操作,還明白背後的精神。這方面,立法會和法律學者對提高公眾對程序的認識,顯然不足。對於如何調整程序,降低拉布造成的負面效果,迄無寸進,立法會責無旁貸。

 以禮儀匡輔民主實踐

中華文化是個重禮的民族,但對於程序,卻常掉以輕心,甚至於鄙視。禪道標榜超脫瀟灑,不拘細節。兩岸四地的華人,傳統上都對程序不予重視,直接影響他們對法治的尊重。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和香港的佔領運動,就清楚地突顯這點。衝擊會場,大喊大叫,認為自己真理在手,可以連起碼的禮貌也付諸厥如。年輕人對禮儀的重視,始自他們幼年對禮儀的觀察和學習。我們如果以民主作為待人的最高處世原則,就更應堅持以禮儀來匡輔民主的實踐; 以對程序小節的執著,來不斷伸張原則。程序的形式可以隨時空而修改(這包括民主選舉的制度和方案——哪有什麽東西是「袋一世」的? )。培養對程序的尊重,有助於香港發展民主、科學、法制、商業和管理。這是培植健康的反對派的第一步。前路漫漫,看起來,真正成熟的普選環境和土壤還要我們努力締造和培養。既然2017年沒有普選,那就從基礎做起。年輕人和學生們請不要怪我們年長的苦口婆心。

作者是香港大學名譽教授、前13學者方案發起人之一、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