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康:面對公審法院,你只能沉默

在這個後真相年代,網路法官,見事實之部份而開庭,見城巴司機被炒事件,「被告」作出自辯,然死得更慘。有見及此,鄙人強烈建議,如不幸成為被告,做沉默的羔羊,是最佳選擇。

首先,公審庭,不同終審庭,正義的法官和陪審團,多數沒有受過法律訓練,不會把疑點利益歸於你這個被告。此其一。

其次,我真的看不到有人經過自辯,而「網路釋放」,大多數是引子提及那傢伙的下場。即使你有李柱銘的辯才,一件事有過百個「法院」,同時開審,每個有上百個法官與陪審員,而且有不少更不是地球post。基本上,幸運是徒勞無功,不幸的話,是火上加油。

辯才無敵也無用,已故史家柏楊老先生在其傳世之作《醜陋的中國人》中,扼要描述「中國人」:「死不認錯,用十個錯,來掩飾一個錯,用一百個錯,來掩飾十個錯!」我不否認香港有一些被證據信服的科學家,但少之又少。

不過,「不能透過自辯脫罪」,不代表「法官不會理解」。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曾被千夫所指,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前,即使去祈禱,也被視為罪惡滔天。但當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求情信曝光後,惡毒語言,灰飛煙滅。不過,「法官們」從未「承認錯誤」,所以自辯是沒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