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即將迎來首位「亞洲款」總統?

美國本屆總統選舉計票時,只見代表共和黨的特朗普節節領先代表民主黨的希拉里。美國傳統上多為自由派(自由派多與更為包容不同族群、允許前衛生活方式的民主黨掛鈎)的新聞從業員,好一些在報道新聞時(除了保守派的霍士頻道)的口氣態勢,也明顯的從興致勃勃(原先許多可能都心底裏為希拉里打氣)轉為警覺洋溢。

而我當時腦海裏所閃過的第一個念頭,不是什麼特朗普當選總統對世界會帶來什麼影響云云,卻是「哇,看起來有人得要大屋搬小屋了!」我所指的是特朗普這個大富豪主要是一名地產商,想當然耳有無數面積偌大的莊園豪宅來居住,即便在紐約市中心的頂層公寓也有3層樓高,據聞還裝潢華麗、到處鑲金。但在就任總統後,特朗普卻需搬到相對窄小的、樓下總統辦公室兼樓上官邸的白宮去起居(除非他打破兩個世紀的美國傳統不如此做),不知算不算是「委屈」了他呢?

這特朗普看起來的確是一名史無前例的總統當選人。這讓我想起當年克林頓(希拉里夫婿)當總統時,曾有美國黑人領袖公開說,克林頓雖然在血統上是白人,但他可謂是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這話怎麼說呢?當然是指克林頓理解少數族裔(尤其是黑人)在美國生活的難處,在任上曾做出多項有益於彼等的政策,如加強彼等的平權待遇等。至於在血統上至少一半是黑人的現任總統奧巴馬呢?奇怪的是,好像沒聽說過有哪幾名黑人領袖像對克林頓般的稱譽他。我想,最大的理由是雖然奧巴馬也努力推動了多項傳統上民主黨較關注的課題,如全民醫療保險、更為包容不同性取向等,但基本上他還是沒特別把自己當成傳統美國黑人來看待,而是力爭不分種族地為全體美國民眾做出貢獻。這一點差別可能與克、奧兩人的出身背景異同有關。雖然兩人皆基本上生於單親家庭,但克林頓是在充滿黑奴血淚史的美國南方較貧窮的阿肯色州長大,對美國黑人雖然被解放了近一個世紀、民權也算爭取到了但命運仍然坎坷有一定的深度體會。而奧巴馬雖也算是黑人,但家庭裏完全沒有黑奴經歷,父親是個肯尼亞貴族留學生,自己從小又在夏威夷、印尼等地長大,唯一有深入體驗黑人社區的時段,應該是成年後在芝加哥黑人區服務過的那幾年。所以,這兩名總統在族群課題方面的專注,也至少有程度上的不同。在奧巴馬任內,美國因如警察濫權而引發的種族暴動與衝突層出不窮,簡直已到了與也時有所聞的恐怖襲擊事件可相提並論了。

特朗普表現與亞洲領袖不謀而合

之所以較為詳盡的介紹克林頓的「雅號」,主要還是因為我也想大膽地為尚未正式上任總統的特朗普冠以美國「第一位『亞洲款』總統」的稱號。當然,我在此並非暗示亞洲人一定有個統一的「亞洲價值觀」,更不是說特朗普與亞洲有過什麼特殊或深厚的淵源從而崇尚此些「亞洲價值觀」。我只是在這些日子裏,包括在競選季節裏以及特朗普當選後觀察到,特朗普的好一些表現皆與一些典型的亞洲領袖的所作所為極為相似,或謂不謀而合。

其一是特朗普看起來處事踏實,或是所謂的「實際」。特朗普向來從商,對於美國自約10年前的金融危機以來仍然一蹶不振的經濟自然有所理解。在總統競選季節裏,他那把口無遮攔的「大嘴巴」,最為「有識之士」所詬病,但卻受到廣大勞動群眾的歡迎。這當然是因為他把後者擔心三餐飯碗隨時不保的心聲說出來,也承諾如當選後首要任務是竭盡所能促進美國經濟發展的「牛肉式」課題,如重建美國搖搖欲墜、「年事已高」的基礎設施等,而把如什麼「建設更為包容社會」等的相對「甜品式」的課題遠遠的往後排,甚至絕口不提。這與希拉里開口閉口的把「為更多族群爭取更多權益」往前排,反而經濟建設看起來是次要考量的政綱,形成強烈的對比。其實,這也是頗具諷刺性的,因為近四分之一世紀以前克林頓第一次當選總統時,他的著名口號就已是「別傻了,主要還是看經濟!」;不料,希拉里這次看的可能還是偏頗於社會課題了,讓特朗普得以獨佔「有能力搞好經濟」的鰲頭。

當然,特朗普也有其「偏愛」的社會課題,如美國每况愈下的治安與隨時隨地皆可能發生的恐怖主義襲擊等。與希拉里面對此等課題時顯得相對閃閃縮縮、深怕得罪某些族群等有所不同,特朗普是直接責令一些族群要「管教」好彼等之間即便是極為少數的害群之馬,否則他就會動用公權來大刀闊斧式的徹底解決此等問題,如禁止某些族群踏足美國、監視彼等已在美國者;雖為人權團體所大力譴責,但在好一些憂心忡忡的美國選民的內心深處卻是頗為受落「一刀切」措施。

其二是特朗普在大多事務裏,無論是政治上、經濟上或社會上的,皆「有商有量」、可以交易。這當然與(還是得重複)他的商人本色有關,但在當下無論是美國國內外的亂世裏,這種着重解決問題的態度,還是比希拉里據說常把一些所謂原則掛在嘴邊的做法可能更為有效。最近的一個例子,可能就是特朗普大學與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的訴訟案,本來拉拉扯扯了好一段日子,甚至被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直指是政治迫害等;但在他當選總統後,雙方幾乎立即以幾千萬的款項和解,免得特朗普背着官司上任。當然,這種「有商有量」的處事態度,也還是利弊參半的。《華盛頓郵報》就報道了特朗普集團旗下在白宮附近的一間酒店,自他當選後就高朋滿座,訂房還要排期。而一些準房客或該酒店餐廳顧客竟也毫不諱言的說如光顧了未來總統的生意產業,說不定以後更能得其好感云云。這一點與特朗普當選後不肯為其產業設立所謂的「不過問式信託」(以免產生利益衝突),而是把生意下放予其子女去打理的非傳統做法,還是有些令人不安。

很大機會走回輕度孤立主義老路

其三是看起來特朗普治下的美國在很大程度上是會走回事不關己、不予多理的輕度孤立主義的老路上。美國自身資源豐富,其實只要放寬環境保護條例(看來特朗普政府也會如此做),連石油等戰略能源都能自給自足,所以是絕對有條件可以關起門來專注內部建設。這一來,美國輕者如常被批評的在海外對其他國家「指指點點」的「小動作」應會能少則少,重者如輕率地向一些如中東某些地區等的「問題熱點」出兵干涉等「大動作」應也能免則免。而大幅減少美國在世上各地的戰略參與,對一些區域性的相互廝殺來說當然只有慘不忍睹,但在大國之間博弈的層次,卻反而會更趨穩定。

綜上所述,如無意外,看來特朗普將會是一名「亞洲款」的抓要事、可商量、不干涉的美國新總統。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