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歐洲難民潮的態度

當多個歐洲國家尚無把握擺脫希臘國債等經濟危機之際,一股長期未能解決的難民潮,突然數以百萬人計的壓力傾盆而下,成為更緊急的危機。多個自顧不暇的國家拋棄人道主義的面具,斷然阻擋難民入境,甚至過境也不許。這種行為不但違背了歐洲經過連場大戰的教訓後要為全人類建立的人道精神,連歐盟這個追求更大社區的架構也推得搖搖欲動。德國要求歐盟國家按配額接納難民,匈牙利等國說這只是德國的問題,不是歐洲的問題。這些國家認為:從難民輸出國得益和跟美國一起干預難民輸出國者,應該自行負責!擺出了公然攤牌的態度。

接收敍國難民 美僅1500名

亞非移民和難民入歐已多年不絕,但規模從未這般迅猛。這場特大的難民潮主要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受美國及其盟國軍事干預的國家。單單敘利亞從2011年內戰開始至今已流散國外的難民已達400萬,美國只願出錢和接受的敘利亞難民僅1500名。

主張陰謀論的批評者說美國不單是隔洋觀火,還志在隔山打牛,這隻牛是歐盟。美國希望各國各行各是,分而治之。美國有一批人主張一國獨大,不但以俄羅斯為首敵,要針對中國,也偷聽德國總理的私人電話。日本和以色列得到翼卵,不是無代價的。

美國既有無比的國勢和科技,主張強國論者豈會坐視不用!詛咒這些人沒作用,任何國家都有人盡量為本國爭取利益,只是利益來源有別、長短期利害有別,做軍火生意的和賣日用品的願見的局勢便很不同,資本主義內部分歧很大。美國的特殊在於國內各方力量旗鼓相當,多元格局已形成,由於資源和機會都多,共存下各方仍可有大發展,毋須像政制不穩的國家那樣要動武來解決紛爭,但各派也因而不時背道而馳,互相攻訐。加上它資源多,競爭優勢強,較有餘地拖延,各陣營在主要矛盾不能達到共識時便任性堅持。

是以美國雖然在執行上講求效率,若無既定程序和時限,常對重大決策拖延不決。兩黨因而經常相持不下,下不了決心時便拖延。敘利亞的僵局便是一個例證:既不喜歡巴沙爾.阿薩德政權,又不想在他的反對者中作出選擇,拖延之下,敘利亞內戰不絕,伊斯蘭國乘勢而起,難民也愈來愈多。

多元政治的延遲不決習慣,也造就了少數掌權者的冒險機會。中情局在烏克蘭鼓勵親西方者趕走貪污的總統,卻為普京製造了吞併克里米亞的機會。俄羅斯的野心美國政壇不會不知,聯邦政府內大概已有不少出自各種角度的分析,每份分析的水平都不差,但當權派有意堅持時,可以各採所需(例如小布殊決定揮軍伊拉克),不願或不能作決策時則留下空間,讓貪功而不顧大局者找尋冒險機會,結果是弄巧成拙,烏克蘭不但成不了附庸,還變了動亂根源,即使這也是搗亂歐盟的陰謀,代價未免太大。

移民社區合作推反恐

美國也有不少人士堅持人道的精神,十多名聯邦議員已經聯名要求接納多些難民,他們提出的數目只是區區8.5萬,目前卻只獲批准1500人,也許紅衣小浮屍可以增加獲批數目。在多元政治下,為了爭取愛國者的支持,他們提出了國防理由,指出難民潮繼續衝擊,土耳其和約旦等盟國會動盪不穩。他們提出美國經濟可以比歐洲吸收更多難民。為了避免國安局對恐怖分子滲入難民中入境的顧慮,他們指出新移民社區是願意合作消除恐怖分子影響的。一個重要例子是在50名索馬里裔美國公民跑到中東去參加激進回教組織的軍事行動後,索馬里社區主動跟當局合作,提供消息,並協助政府向本族青少年推行反恐教育。

美利堅是個合眾國,這個「國」字在英文是個眾數,立國以來便承受各個本來獨立的地方政體(中文把它譯為「州」這個中央直轄政體)和意見紛紜的領導層的不同要求,反映出美國社會一直在容納、管理,和利用歧異性(詳見拙著《花旗美國面面觀》,三聯,2006年)。想理解和影響它的政策,不能局限於一個集權政制的框架,還需留意其多元成員間的利害和運作。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