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舉 揑把冷汗

要來的終於也來了。特朗普上周爆冷當選美國下一屆總統,令美國國內外許多人在震驚之餘,起碼看起來第一個反應也還是憂心忡忡的。大家之所以震驚,當然是在美國這趟全國投票前夕,在各式各樣的報道裏,無論是專家學者、民意調查機構,以至一般老百姓等,幾已對特朗普的選情「蓋棺定論」,認為希拉里穩操勝券,幾乎可以「定定來」等候再度(如大家能接受希拉里與前總統克林頓除了是夫妻也是「政治連體嬰」這個理論的話)入主白宮。

佛州選情 投下震撼彈

美國總統選舉開票當晚,大約等於東亞地區的次日早上。當時我受邀參與一個選舉派對,只見這場合裏好一些美國人與當地人,對佛羅里達州的選舉結果極為關注,而電視上、社交媒體裏的選舉即時新聞也幾乎聚焦於佛州。希拉里與特朗普的得票差距在佛州拉鋸了好幾個小時。據一名對佛州政治有些了解的美國朋友說,這主要是因為先開票的(佛州人口最集中的)邁阿密(Miami)地區,一方面有許多當年逃避卡斯特羅共產政權遷居來美的古巴裔移民與其後代是中堅的共和黨支持者,而另一方面又有許多來自全美各地的富裕階層選擇在陽光充沛的當地退休,而這些人一般較為崇尚向來與民主黨掛鈎的自由主義,所以邁阿密與其周遭地區的的兩黨票數幾乎不相上下。那麼要等到較晚開票的佛州西北部的所謂「鑊柄」(panhandle,因該地段狹長地打橫包含一小段墨西哥灣北部海岸)地區的結果方能一決雙方在佛州的勝負。而上述友人說,因為這「鑊柄」地區在政治社會組合方面與美國「深南」(Dixie)相似,所以近代以來多為傾向共和黨。

佛羅里達州之所以對美國總統選舉舉足輕重,除了上述的共和、民主兩黨的選情在該州難分上下的原因外,至少也還有一個結構上以及一個心理上的原因。結構方面當然是有關美國的整體總統競選機制。與其他現代化的真正民主國家或地區直接以選民所投票數高低來定總統選舉勝負(當然個別如法國等也有如無一候選人在第一輪選舉中得票過半,那最高得票的兩名或幾名要進入第二輪一決高低)有所不同,美國嚴格上來說是採取間接式的總統選舉模式。在選舉總統時,美國每一州都有相等於其聯邦參眾議員數目的選舉人(electors)。選民在投票時理論上是先選出選舉人,再由選舉人選出總統(當下是獲得至少270張選舉人票者獲勝,而佛州即有29張)。當初美國憲法的制定者為何不搞總統直選呢?一說是為了維護小州的利益(如之前與希拉里在民主黨初選裏爭持不下的桑德斯參議員所代表的佛蒙特州、現任副總統拜登所曾代表的德拉瓦州,人口竟少至各只有一名聯邦眾議員),一說是為加上一個保護層來嚴防容易受到民粹情緒影響的選民選出(有些人說好像特朗普般)「不識大體」的人物當總統。

而包括佛羅里達州在內的大多數州都採用所謂「贏家全得」(winner takes all)的選舉人投票模式,即在選民投票裏獲得最多票者攬括該州所有選舉人票。擁有獲勝票數十分之一的佛州,拿下其所有選舉人票的重要性,可見一斑。另一個令到佛州在近幾屆美國總統選舉裏舉足輕重的可是心理原因了。因為許多選民可能都還存在着2000年總統選舉中,當時的得克薩斯州州長小布殊與時任副總統戈爾在佛州為了選票高低的技術性問題而把選舉結果拉長了好幾個星期,直到後來美國最高法院一錘定音,小布殊方告獲勝。當時選票技術性問題所在的幾個佛州郡縣,大多是在該州中部,傳統上較為傾向民主黨,所以戈爾的團隊認為如能把該些選票判歸戈爾,那麼大有「中和」掉上述「鑊柄」區的共和黨票的可能性,可能得以在全佛州的選票總數中險勝,從而贏得佛州所有選舉人票,也以此超越270票而入主白宮。當然戈爾一派此舉最終未能得逞,不過在那過程中,美國民眾揑着一把冷汗在幾個星期裏看着佛州選舉官員把每一張選票在燈下高舉,然後兩黨代表爭論該票誰屬的「壯觀」場面,想必在許多選民心目中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不欲在這次總統選舉裏重蹈覆轍。

特朗普在佛州最終以微差票數險勝希拉里而摘下29張選舉人票,不但解除了大家對佛州的心理負擔,也為開票形勢投下了一枚震撼彈。只見各大傳媒的選舉即時報道多有「翻盤」的現象,起碼我就覺得,大家一改之前好像準備在論述希拉里如何在全美各地「收拾」特朗普的態勢,轉而認真地開始探討特朗普獲勝的幾乎勢不可當的機率。好一些國際知名電視台的主播與派駐在各主要「戰地州」(battleground state)的記者雖不能謂聲淚俱下,但語調明顯轉向哽咽傷感地報道特朗普一場又一場的勝利,甚至連一些傳統的民主黨州(包括克林頓老家阿肯色州、俄亥俄州等)都被特朗普一舉攻下。網上的輿情更是一片哀鴻遍地,一些網友還在做「垂死掙扎」,希望希拉里的選情得以峰迴路轉地「鹹魚翻生」:「西部的一些大票倉還沒正式計票!」、「加州!(近年來在總統選舉裏傾向民主黨的)加州的55張(全國最多)選舉人票應該可以挽救希拉里的劣勢!」另一些則直情高呼世界末日即將蒞臨(因為彼等把特朗普當作邪惡的象徵)。當然也有相對聲浪較弱的共和黨支持者在網上為特朗普勢如破竹的贏面在加油、喝彩,一時網上的輿情好不熱鬧!

發揮民主真諦 效果見仁見智

當然最終即便是人口最為龐大的加州,也還是救不了希拉里的選情。在東亞時間中午左右,一些國際大媒體即已正式作出預測,謂特朗普的選舉人票已然超過270張,會勝出本屆美國總統選舉,雖然在選民票數總數方面,特朗普所獲其實還是少過希拉里的。希拉里過後也依照傳統,致電給特朗普,恭賀他當選。雖然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看起來頗為兩極化,但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選民得以真正在政見與舉止大相徑庭的候選人中做出選擇,也還是發揮民主的真諦的。至於彼等所做出的選擇效果如何,那就見仁見智了。

胡逸山

馬來西亞首相前政治秘書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