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特朗普翻轉劇」緣何發生?

外孫女和外孫演唱中文歌曲《茉莉花》並背誦《三字經》和唐詩;男主人在媒體面前連用3個「great」狂讚來客的夫人;以強悍示人卻在中國來客面前「強自調動」臉部肌肉而「全程都是微笑」以向客人示好……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夫人對美國的訪問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盛情接待,其美好程度或許無以復加。前述「橋段」只是信手拈來的幾個例子,比如特朗普當面讚美習夫人彭麗媛,美國媒體這樣描寫「(特朗普使用)incredibly talented(令人難以置信、才華橫溢),並連用3個『great』,稱彭麗媛是a great great celebrity(大大明星)、a great singer(大歌唱家)」,而西方媒體還注意到「中國竟然是特朗普第一個確定要出訪的國家」,在在令全球新聞界匪夷所思。

所以如此,乃是因為各國媒體在今年短短3個多月時間看到一幕劇情180度翻轉的「大戲」,特朗普則是無處不在的主角。以與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悍然通電話之「電話門」為發端,特朗普嚷着「『一中原則』也可談判」以「對華硬漢」亮相,旋即任命「中美必有一戰」的主張者班農為首席策略師及一眾對華強硬派的班子,擺開對中國「將要出手」的架勢,在正式出任美國總統後與兩位數國家領導人互通電話中刻意冷落中國領導人……慌得各國媒體紛紛疾呼特朗普懸崖勒馬,連以往對華多有不敬的美國主流媒體也高喊「美中斷不可開戰」……卻原來這不過是特朗普「借鑑」文學編劇慣用的「欲擒故縱」俗套,最終為了與中國建立「一個非常、非常棒的關係,對此我十分期待」(特朗普語)!

「習特會」落幕,有媒體蓋棺論定稱「特朗普收起大炮變暖男」。

探討「特朗普翻轉劇」緣何發生,這就不能不涉及催生變化的中國方面,易言之,習近平對「莽漢」特朗普的應對之道。面對去年競選總統伊始就對華頻頻發難乃至今年1月20日上任變本加厲的特朗普,中國領導人以靜制動——端視特朗普如何演出與如何收尾。其實,相較「城府太深」的前總統奧巴馬,特朗普某種程度反而是率性直白以致更好相處者。「商人變總統需要一個『自我調整』過程」——中國官方早就洞若觀火,而後的「劇情」發展果如中方所料。策略運用在這次「習特會」也多處可見,比如「習特會」時習近平指出「中美關係正常化45年來……得到了歷史性進展……中美關係今後45年如何發展?需要我們深思,也需要兩國領導人作出政治決斷,拿出歷史擔當」,妙用特朗普建構今後「50年美中關係」說。習與特都高瞻遠矚,習掌舵中國着眼「兩個100年」,與特朗普異曲同工。

進入琢磨細節的磨合期

不過,策略運用並非「特朗普翻轉劇」主因,根本作用來自雙方的「品質」,中國GDP(本地生產總值)全球第二決定美國不論誰人掌權都必須「敬重」中國。借用近日法國《迴聲報》刊登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教授莫伊西文章說法:美國不能沒有中國。

「特朗普翻轉劇」的第三個成因在於外力,比如特朗普剖白今次「習特會」重中之重是朝核問題,特朗普政府明示要「根本解決朝核問題」,美國對朝鮮動武幾「迫在眉睫」,而中國是否為特朗普此舉「發放通行證」乃是美國繞不過去的檻兒。一如在初登美國總統大位的小布殊只因「911事件」發生就與中國「化敵為友」那樣,外部因素改變美中關係走向的例子不一而足。

「習特會」將全球最重要的中美關係納入和平軌道,而會晤定下的中美同意展開為期100天貿易談判計劃則使兩國進入進一步琢磨細節的磨合期。雖然中美肯定會有摩擦,但世人大可長舒一口氣說「中美關係的可控性已經沒有疑問」。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文:歐陽五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