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兩會」不到香港團

「兩會」召開前夕,坊間傳出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會到人大香港團。而今會期過半還沒來,如果他沒有像5年前香港特首選舉前夕到人大香港團,這意味着什麼呢?

習近平擔任總書記之後,今年是第五次召開全國人大會議,每年他都會出席多個代表團的會議,解放軍代表團是每一任總書記必去的代表團,習近平也不例外;而其他地方的代表團,則是他的選擇。習近平連續5年,都選擇第一個到上海代表團,相信跟他曾任上海市委書記沒有必然的關係,因為他曾經工作過的省份諸如浙江和福建,他這5年都沒去過。真正的考量應該是跟上海在全國舉足輕重的地位有關,習近平今年對上海代表團賦予厚望的話就是「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

另一個幾乎必定在習近平到訪之列的是東北的其中一個省份,他兩次去遼寧團,一次去黑龍江團和吉林團,原因可能是東北近年經濟十分差,遼寧曾經出現經濟負增長,拖了全國的後腿。東北是老工業地區,眾多大型國企的所在地,由於經濟轉型而無法振興,總書記去給「敲打」一下,也是必然。至於另一個代表團,就是中西部地區,往年是西藏、貴州、廣西、青海,今年則去了四川。最後一個選擇才是選項,廣東、江蘇、湖南這些大省也在總書記的關注之列,今年會選擇哪個省份,還有待揭盅。習近平去的省代表團,要麼就是高度重視,要麼就是要挽救的省份,香港看來並不屬任何一種。

香港當然也是習近平關注的地方,上一次他到訪香港代表團是2012年,當時他還是國家副主席,但已經主管香港事務。當年恰逢香港特首選舉,唐英年已經被揭發大宅僭建風波,習近平到香港人大代表團,發表講話時暗喻中央「換馬」的決定,他說:「希望大家以國家整體利益為重,以香港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為重,以全體港人福祉為重,顧全大局,理性溝通,凝聚共識,和衷共濟,在愛國愛港的旗幟下實現最廣泛的團結,共同維護和發展好香港社會和諧穩定的良好局面。」

今年特首選舉,中央又從支持梁振英連任變成支持林鄭月娥,為什麼就沒有出現當年由習近平來呼籲大家「以大局為重」的言論呢?坊間傳出習近平將會到香港團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因為坊間對中央屬意人選有爭論,習近平確實在國際會議的場合曾經跟曾俊華握過手,「握手等於欽點」是來自於當年江澤民在接見香港代表團的時候,曾經「眾裏尋他千百度」的找董建華握手,最後董建華就成了第一屆特首。

第一屆特首選舉確實是3個均屬建制派的候選人,當時盛傳是中央3條線分別支持不同的候選人,跟這次3個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建制派的候選人,情?有點相似;而張德江在不同場合的講話中也說過希望這次選舉是「君子之爭」。於是乎令人產生遐想,出現曾俊華是習近平支持的人選、梁振英或者後來替補的林鄭月娥是張德江支持的人選之說。

張德江上月專程前往深圳會見香港不同界別和政黨,傳達中央精神,已經說得十分清楚:中央的態度是集體商議的決定,意思再明確不過,並不存在不同領導人分別支持不同候選人的問題。有份參與跟張德江會晤的人,應該對這個信號清晰明瞭,不會有所誤會。

反對派一廂情願解讀

可是,反對派故意發出另一種解讀,認為張德江所傳遞的信號,分明是強化他所支持的是林鄭月娥,而曾俊華是唯一跟習近平握過手的候選人,而且習近平沒有公開澄清立場,極力以此製造假象,讓曾俊華能爭取更多的建制派選委的提名甚至投票。這分明是一廂情願的說法,因為中共的行事方式,除了公開發表言論外,還有私下的溝通;能夠接觸到的選委當中,相信收到的信息是比公開委婉的說法更加明確。

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有必要讓習近平藉出席人大香港團的會議來公開澄清嗎?判斷應該是基於建制派的選委是否有所誤會,如果沒有,就沒有這個必要;而對於反對派或者「騎牆派」選委可能仍然存在誤會,或者不能接受現實,那就只能由他去吧!因為再說也是徒然。

張德江今年出席了香港團的會議,再次明確表示,對特首的要求是高於司局級官員,那就是「畫公仔畫出腸」:曾俊華可以被任命為財政司長,但不可能被任命為特首。這是「牛頭角順嫂」都明白的意思。

危險的信號?

習近平此時此刻都不出手,如果從「大局底定」的角度看,已經不存在危機,毋須由他來「拆彈」,這還好一點;如果從另一角度看,則說明香港在中央的位置已經淪落,毋須由最高領導人出面表示關顧,這才是危險的信號。張德江在出席香港團會議時表示,過兩年深圳的經濟總量將會超過香港,更是提出這個提醒或者警告的佐證。

中央或許並不擔心香港的經濟發展會落後於深圳,因為中央對深圳乃至全國的經濟發展前景充滿信心;真正對香港的提醒在於,不要再搞政治內耗,老老實實搞經濟才是王道,才是香港老百姓希望見到的局面。

文:阮紀宏(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