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特朗普仍韜光養晦

「大嘴」特朗普上場,到底推行何種對華政策,是當下華人圈的熱門話題。由於他說過上任第一天就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也說過要將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及要對中國貨品收取45%的懲罰性關稅,因此斷言其對華政策有利或不利的論者都有話說。事實上恐怕特朗普當下也不知道他的對華政策着眼點在何方,筆者相信以內政為先為重的特朗普,要一年半載才真正有自己的對華戰略。但是,習近平的對特朗普策略不用猜,依然是對奧巴馬那一套:繼續韜光養晦。

中國韜光養晦 續獲和平崛起機遇期

當下,中國只對「全球超霸」美國韜光養晦,其他則正常外交,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針鋒相對、毫不退讓。習近平對特朗普韜光養晦,除了他的「不確定性」外,還有這些理由:第一,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並不是要壓倒美國爭奪世界霸權,而只是要進入世界一流國家行列,因此力求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構建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第二,實現「中國夢」進程中正遇到距離最接近的好機遇,這種機遇稍縱即逝,稍有犯錯哪怕是小錯也都可能逆轉;第三,中國今時不同往日,中國的體量大了美國要啃也啃不動。中國的經濟競爭力,足以應付當代任何形式的全球化競爭;而中國的軍力雖然與美國相比還有代差,但足以「禦敵於國門之外」。因此,中國足以對美繼續韜光養晦,做出禮節性的讓步而不傷害核心利益,相反繼續獲得和平崛起的機遇期。

回歸奧巴馬時代,習近平與其交手5年,實際就是「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對陣「重返亞太」的5年。奧巴馬無論「重返亞太」好還是後來改稱「再平衡」好,其性質是進攻性的,目標很明確就是遏制中國發展。這個戰略有兩條支柱,其一是軍事支柱,將六成美國軍力調至亞太,包括6個航母戰鬥群。但是囿於軍力有限、多條戰線作戰,加上軍費遞減,奧巴馬下台前也不能達至。不過,美軍艦已多次以「維護航行自由」到南海挑釁,甚至進入中國的領海。其二是經濟支柱,就是推動排斥中國在外的TPP。

習近平的應對是「打軟拳」,倡導「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其性質是防禦性的,目的就是化解美國的壓力。習近平每次見到奧巴馬都重申,不對抗、不挑戰美國在亞洲的利益,甚至也不反對美國在日本在韓國在亞洲駐軍,當然也對美國增兵亞太並未公開反對。至於美國不斷挑起南海紛爭,也是冷處理,甚至對美國進入領海的「熱挑釁」也是冷處理,跟蹤監視喊話了事。至於TPP,也是冷眼旁觀,不過同時也適時推出「一帶一路」、成立亞投行,來個和平競賽。北京並且高調歡迎美國加入亞投行、歡迎和美國在「一帶一路」合作。由於習近平這個對美策略有明顯的讓步元素,而不是針鋒相對的對抗,例如普京式的抗爭,因此筆者認為其本質依然是繼續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

稍稍回顧歷史可見,鄧小平推行韜光養晦之初,明確說為了力保和平發展的機遇期,不涉及核心利益的、能讓的就讓。當其時,不但對美國韜光養晦,對日本也韜光養晦。對美國韜光養晦的事例就多了,從銀河號事件,到1999年導彈攻擊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再到海南撞機,以至近期的南海「自由航行」,還有對台售武。而日本方面,最為突出的事例,就是對釣魚島爭端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並實際上對日本實施單方面控制釣魚島不作為。但是,到了2012年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而此時中國GDP(本地生產總值)已超越日本,軍力也有長足進步,遂也派出海監船進入釣魚島12海里執法,至今已常態化,形成「共管」的新現狀。這也成為習近平外交總體告別韜光養晦的一個標誌。另一個標誌則是,南沙吹沙填島、強力反擊菲律賓國際仲裁南海。但是,對美呢,總體上則還是韜光養晦。也是因為對美繼續韜光養晦,中美南海「擦槍走火」擦身而過,今年一度風高浪急的南海現在趨向平緩。

特朗普面前有一條光明大道

那麼,未來特朗普是否會繼續奧巴馬的亞太政策呢?由於他說了上任第一天就退出TPP,因此不少人就判斷他不會接過奧巴馬的亞太遺產。但是,認真分析一下他反對TPP的理由便知,他不過是以發展國內經濟改善就業為先,並不是認為不必遏制中國。他已經對軍方說未來要增加軍費。因此,現在就判定特朗普的全球戰略和對華政策,為時過早。

本來,聰明的奧巴馬已經使美國少打了兩場戰爭,但是美國人盲目制華的思維使他的「重返亞太」一事無成,調六成軍力不過「扔錢入鹹水海」;8年TPP談判不過是蹉跎歲月。現在,特朗普重振美國,其實毋須「搞人家」搞自己便好。美國依然保持強大的軍力、強大的科技創新力,並掌握了全球的金融,加上3億美國人依然年輕,比日本比中國都年輕,美國只要專心內政,不要像小布殊那樣在地球上打這打那,那麼美國未來50到100年都必定仍可以維持世界第一的地位。所以,其實當下在特朗普面前的確有一條光明大道,那就是摒棄霸權主義的重振美國的思路;另一條呢,就是冷戰結束之後依然靠打仗搵食的美國之路,這條路特朗普是知道愈走愈窄的。所以,他在競選提出收縮的新孤立主義。問題是,他能夠擺脫得了美國大軍火商的強大的無形之手控制嗎?

習近平必以不變應萬變

不管怎麼說,對特朗普還是要拭目以待。值得一提的是,習近平和他通話時沒有提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但是內容如舊。相信,習近平要尋找特朗普可以接受的一個新詞,但必定是以不變應萬變。特朗普不搞或者少搞中國當然最好,即使加大遏制力度,習近平也會以不對抗來穩住陣腳,始終他的第一要務是2020年一定要實現比2010年人均GDP翻一番。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