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盤後的選情不改中央的分量

梁振英突然宣布不參加競逐下屆特首,接下來的局面,全部有關人等都要重新部署。但有一點必須肯定的是,無論梁振英真的是由於個人原因棄選,還是中央有新的決定,都不能否定中央在接下來的選情中「左右大局」的能量;反而,梁振英的因素清晰了以後,建制派更加沒有理由不接受中央的「打招呼」,中央屬意的人選高票勝出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香港對梁振英參選的民意,在媒體中已經有公開的表述,但建制派通過各種渠道向中央的陳情,才是北京考慮的重點,因為建制派的中堅分子過去一直支持中央的決定,中央也依靠他們維持香港的穩定與發展。這些意見當中,有堅決反對梁振英的,有表示不滿的,也有模棱兩可要求中央盡快明確表示屬意人選,基於反對梁振英的理由而另外推選符合不同界別利益和心意的候選人,但統統沒有得到清晰的回應。

建制派內部對於反對梁振英參選的意見,中央一時難於處理,因為按照政治倫理,一個特首在任內沒有重大失誤,他要求連任是合理的,要阻止他參選實在沒有有力的依據,但也不敢在過早的時候高調支援梁振英而開罪相當成數的建制派。無論現在是中央主動要求梁振英棄選,還是順水推舟尊重梁振英個人提出的決定深感惋惜,接下來的選委會選情,以及特首選情,建制派反對梁振英的意見,既然已經得到他們希望的結果,中央就毋須為是否讓梁振英出選而做出解釋;餘下的事情,就是各特首參選人根據自己的長處向北京爭取支持,然後等待花落誰家的結果。

梁棄選不意味建制派可有3人出選

值得注意的另一點是,梁振英棄選,並不表示建制派可以有3名候選人進行君子之爭,因為剔除梁振英的因素,只是排除了他得不到150個提名,以及到選舉的時候低票落選或者低票勝出的可能,甚至流選的局面。如果3名建制派同台演出,票源分薄後還是會出現其中一人低票當選的可能,而且反對派手中關鍵的300票,成為「造王者」的籌碼就會提高。上述任何一種情况,都會使香港今後更難管治,都是中央無法接受的。這個因素不變,中央要繼續勸退參選人,否則「真命天子」仍然無法高票當選。

中央應該已經勸退了某些公開表示過有意參選的人,而且也沒有給過任何人肯定的「祝福」,因為在某種程度是為了反對梁振英當選的曾鈺成已經沒有參選的理由,或者需要提出新的理由。而葉劉淑儀在前兩天接受記者「盤問」時,停了兩秒才回答,她沒有得到肯定的「紅燈」。

直到昨天突如其來的宣布前一刻,大家都認為是要等到明天選委會選舉有了結果以後才會有來自北京的消息。這個一拖再拖的表態,是基於「西環」對選情沒有把握,即使選舉有了結果,建制派選委表面上會聽從「打招呼」,但在暗票中究竟能夠落實多少,「西環」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現在梁振英棄選,選委會選舉將趨於「正常」,選舉結果將會排除那些對「打招呼」陽奉陰違的選委。這樣,中央對於選情,就會有更高程度的估計。

梁棄選令選委會選舉趨正常

梁振英不參選,並不意味着參選人可以挾民意要求中央順從。中央對於特首的甄別標準,是從全國的大局出發,即要考慮中美關係等國際局勢、全國經濟轉型中香港的作用、香港穩定對全國特別是各種獨立勢力的影響、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的表現對台灣的影響等等。反對派不能因此而開慶功宴,曾俊華未必可以少了一個勁敵而期待其他競爭對手會被中央忽視。至於「反港獨」是否作為首要的要求,還要看候選人的綜合施策的總體能力,並不能以一個要求代替其他所有的要求。

在目前的情况下,猜測各個已經表態會參加角逐的參選人勝算,還為時尚早,因為各參選人的各種條件沒有因為梁振英的棄選而有所改變;特別是他們在北京心目中的地位有所改變,等他們正式提出參選政綱——修改了沒有梁振英因素後的政綱——如何符合北京和香港的支持度,才能有所分析。反而,在這種情况之下,過去由於種種原因對是否參選舉棋不定的人,這個時候將會重新部署,成為選舉的「黑馬」,也是不無可能。一直流傳的「黑馬」當中,不乏有符合北京和香港建制派支持的人選,現在就是等待他們下決心的時候。

舉棋不定「黑馬」人選或將出現

梁振英棄選,對他個人來說是放棄了多年部署,但因此而排除了未能通過參選門檻或者低票落敗而令中央尷尬,對於北京來說,某種程度是有功的。從港澳辦的聲明,對於梁振英的充分肯定,就可以預計梁振英在來屆政協中的位置。該聲明說:「中央政府對他的工作一直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希望他做好餘下任期內的工作,今後在香港和國家發展中繼續發揮作用。」按照這個評價,梁振英榮升政協副主席是比較肯定的事。至於有一種說法是梁振英接替董建華的位置,那倒未必,因為董建華還在發揮餘熱。香港有兩名政協副主席,更加體現中央對香港的關懷和特事特辦的原則。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