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有錯,但請原諒他們

日前閱畢同網胡啟敢兄關於警察集會,教協應負責文章。胡兄論述的,絕對是事實,校規和老師處理事情,確實常有不理想之處,但我比較喜歡尋根究柢,鄙人亦曾執教鞭,思考過後,我希望社會原諒他們。

首先,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問題比想像中複雜,老師沒有法官專業,絕對是事實。一個律師,讀書連實習及各種考試,起碼要七年時間,才能執業。區域法院法官被提名要求是起碼五年執業律師資格,但一般有十年。老師是大學畢業後,讀一年教育文憑便執教鞭。即使訓導有起碼兩三年經驗,但所受訓練完全是兩回事。沒有法官專業公正,是肯定的。

從客觀環境著眼,根據教育局網頁,今天大部分小學已實行小班教學,但魔鬼在細節,根據局方呈交立法會報告,試行級別是小一至小二,至三或四年級,會重回大班。一班四十人,管理秩序,對任何老師都有困難,而且小班試驗,不包括中學,加上教育改革起,老師能放在學生身上時間,變得更少。資源緊拙與現實環境,表現與社會期望有落差,可以想見。不少人指今天大學演講廳仍然過百人而成功,但大學生多數思想較成熟,與青春期反叛的中學生,是兩回事。

從老師心理著眼,有兩項值得求情之處,其一,自功能組別有教育界議席以來,選出議員,皆民主派,每次建制得票,佔百分比是絕對少數,行為很誠實,他們爭取民主與捍衛法治之心,毋庸置疑。

另一點,可體現在懲罰方面。每次罰留堂,必然要同時罰一個人,只不過老師永不宣之於口,那個人就是他們自己。想想看,留你們在校,自己也要留低。當然,你們可以駁斥,反正他們也不敢早走離開,但看管學生,要集中或分神,自然影響批改作業時間。如果不出於愛護,可以找一萬個借口了事。可能他們愛護方式有錯,但希望你們原諒。老師委屈,但老師不說。

最後,警察缺乏法治概念,半個警隊支持罪犯,佔中時把學生打至頭破血流,老師當然真有責任,但紀律部隊訓練,行不公平連坐法,一人犯錯,全體受罰。我們外人覺得匪夷所思,但警校訓練就是這樣不公平。從常理推斷,受不公平對待的受害者,有不平衡心理和反社會人格很正常。相信除了胡兄所講因素,這點影響更大。再說一次,我不是說老師沒錯,但請原諒他們。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