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後慫恿港獨 更該譴責

主張香港獨立的分子被依法禁止參加立法會選舉,是特區政府與港獨分子的較量,社會上有識之士同聲譴責港獨禍害香港福祉、破壞一國兩制是應有之義。但更值得譴責的是在背後慫恿、鼓動和支持港獨分子的人士,這些人所造成的危害,可能比區區幾個年輕人更加深遠。

港獨分子當然應該嚴厲譴責,「他們涉世未深」不能作為情有可原的原因;但畢竟他們是社會的產物,他們在香港政治與經濟大轉型過程中對一國兩制的理解有所偏差,遇到困難未能得以及時有效的疏導,政府對此應該負責任。但問題是這些很多在回歸以後才接受教育的年輕人,港獨思想從哪裏來?

很多人認為是整個教育系統,包括課程、學校以及教師對此責無旁貸;但教育只是學生「社教化」的其中一個元素,在目前躁動甚至動盪的政治環境,政黨的影響也不能忽視。建制派當中也有不少人不能堅守一國兩制立場,凡事採取淡化矛盾而求自保;所謂的中間派則凡事「中立」、左右逢源,對待「一國」問題也要兩邊討好。最大問題來自反對派,他們的矛頭直指中央政府,一切跟「一國」沾邊的都反對,不但身體力行和不擇手段,還在明裏暗裏反對。

港獨分子提出要將香港變成獨立國家,絕大部分港人都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但為何當港獨分子遇到糾紛,第一個跳出來聲援、提供免費法律援助,甚至鼓動市民集會抗議,反對派的這些行動,不但是要讓港獨分子無後顧之憂,還在製造一個假象,讓其他人甚至國際社會認為,提倡港獨是「正義」的、有市場以及有可能的。這種做法就不是跟港獨分子坑瀣一氣的問題,而是在推波助瀾,理應受到比港獨分子更嚴厲的譴責。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