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世君:專訪「牽手」攝影情侶:Murad Osmann及Natalia

胡世君:專訪「牽手」攝影情侶:Murad Osmann及Natalia

普普藝術(Pop Art)教父Andy Warhol一向力主藝術簡單化、平民化。讓藝術活現於可樂罐上,人人都可近距離欣賞它,甚至擁有它。隨著互聯網普及,大眾跟藝術的距離已在咫尺之內。就如一張照片可無限次Share、成為螢幕wall paper。但在此之前,也要有心人拍出漂亮照片。就如他們。

俄羅斯俊男美女Murad Osmann及Natalia,以「女友拉着環遊世界」《Follow Me To》相片系列紅爆Instagram,吸引過百萬追隨者。他們早前應香港旅遊發展局邀請,親臨香港留倩影,更成為香港旅遊大使推廣香港。到底他們如何看不同文化,以及社交網絡?對於文化差異,足跡踏遍天下的Natalia,總能懷著開放的心,感受不同的美。

Natalia: 「我覺得十分有趣。在每個國家都會遇上很友善和聰明的人。不論何種文化,也不乏有心人,我很開心看到他們。」

把旅遊融入當地生活中,才是王道。從他們照片中可見,他們除了拍攝美人美景,也會在人群中留影。其實他們旅遊時除了拍照,還會做甚麼?

Murad Osmann﹕「會上餐廳……其實最主要還是拍照(笑)。但我們最近也拍一些關於『follow me to』的錄像,記錄不同國家的文化和人。」

看了這麼多人和事,除了拍照和錄影然後放上網,他們還會以其他方法記錄嗎?如出實體書。

Natalia﹕「每張相都包含著有趣故事。我希望我們會有這麼一本書,一定很有趣。」

不時聽聞新媒體即將取代舊媒體,甚至有說印刷品經已過時。但我認為印刷書感覺沉實,書的氣味也令房間更具文化氣息。而即使想在網上業務分一杯羹,網絡平台眾多,競爭實在激烈!他們又怎樣看不同社交網絡的未來?

Murad Osmann﹕「我猜Twitter將會走下坡(Natalia﹕「我不同意」),因現在大家都只愛貼照片。但不同平台會相繼冒起,又或Instagram會轉變成另一種東西,讓更多人能夠溝通。社交網絡仍會保持,因這方便大家溝通。現在的人都少看了電視,(新媒體)是下一個世代的媒體。」

從前我們的父母沒有上網,也少拍照,畢竟照一張算一張錢,他們旅行時多以觀光為主。但現在大家都愛拍拍拍,並立即放上網賺like,他們又如何看這潮流?

Murad Osmann﹕「現在去那裏都能上網,可以上載照片。但有時我們也會嘗試不拍照,注心享受一下該地方。尤其去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不能上網,可以好好放鬆,享受一下。其實經常上網並非好事。」

胡世君:專訪「牽手」攝影情侶:Murad Osmann及Natalia

「牽手照」在互聯網廣傳,令他們一舉成名,但間中他們仍希望遠離網絡,好好活在當下。看似弔詭,但會否也是每天弄著手機的我們的寫照?互聯網威力無孔不入,他們有想過把照片放上網,可以改變世界嗎?

Natalia﹕「當然﹗不是說要改變世界,只想把愛傳揚,讓大家多做點好事。」

Murad Osmann﹕「人應該互相幫助,這也是我們做的公益活動的原因。我們想分享多些、回饋社群。」

Andy Warhol有一名句﹕「在未來,每個人都可以紅15分鐘」。我實在拜服他對時代巨輪的洞察力,此話正正是互聯網時代的寫照。今天Murad Osmann和Natalia由俄羅斯出走,足跡遍佈世界,再「紅」到香港,很大程度上有賴互聯網幫助。但他們的「紅」到底是15分鐘,或終成經典超越時空?下一個15分鐘,又將由你擁有嗎?

My Blog「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