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世君:除了罷課,還可以做甚麼?

有人說「搞罷課」把政治帶入校園,尤其中學生不應太早接觸政治。未成年的他們罷課更是被「教唆」,又或「圍威喂」,人罷他又罷。的確,朋輩壓力對年輕人影響很大,而有多少人因為「跟風」而罷課我不知道。我也相信,那些批評學生被教唆、跟風的「成年人」,大多也不肯定學生對政治了解多少。他們並沒意圖認真了解學生的想法,更諻論溝通、用心聆聽、以理服人,甚至開放客觀地引導他們思考罷課的意義,以及香港的未來?

罷課,是香港政治發展的契機。我於前文〈在「主場」拯救阿媽〉中便邀請大家思考﹕「怎樣才能把圈內的想法,傳給圈外人?」不管網上討論如何熾熱,又或七.一遊行人數再創新高,這都只屬「圈內人」自high 。「真普選」支持者在網上熱烈地彈熱烈地唱,接受「袋住先」的卻繼續咒罵長毛和學生搞事。儘管我們知道「佔中」或會影響經濟,而這是抗爭的代價,我們得付。但那些以經濟原因「反佔中」的人卻未必想到,欠民意授權的政府把屋邨商場賣給「領匯」,令連鎖店大賺卻趕絕小商戶。自由行一發不可收執,旺區物價大升,但欠民意授權的政府,卻沒積極向中央爭取縮減自由行,及內地人移居香港的審批權。如果有「真普選」,特首要聽數百萬香港選民,而非1200名高貴階層的話,我們可能會過得好一點。普羅大眾(包括我們的父母,或茶餐廳伯伯)實需更了解「普選」和「民生」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管「罷課」或「佔中」,都等於令政治「入屋」。從前家長只叫子女讀好書,現在卻害怕他們被罰被拉。當政治連上了讀書和前途,學生便可乘機跟家長討論真普選、罷課原因、甚至相關策略及安全準備。你未必要說服他們,但起碼可理性地、有條不紊的解釋個人看法。若你是專上學生,即社會上讀書比較多的一群。你更有責任跟可能學歷不高的父母和長輩,講清講楚香港的困境和未來。記著語氣必須柔和、情理兼備。若遇上「燥底」父親,你仍得保持笑容不要動怒。沒法子,你是讀書人,理應比父親知書識禮,忍吓啦(明屈機)﹗

問題是,你對於「真普選」和「公民抗命」等等又認識多少?

若被說成是「紅衞兵」,你能清楚指出罷課和紅衞兵的分別嗎?為何我們有權選特首?你可從John Locke的「契約論」說起,解釋政府不過是人民授權管治社會的「代理人」,政府權力來自人民。既然我們是老闆,當然有權選agent 替自己工作,就如替換保險和MPF的經紀般。如果你爸說﹕「若沒有大陸,你連水也沒有得喝﹗」這是真的,因此我們已「感恩圖報」付錢買水,費用比新加坡向馬來西亞買水貴260倍﹗偏偏水太多直接排出海,但廣東省又不准香港減購,令每年浪費的食水數以億元計…… 把這些一五一十告訴你爸,讓他對「血濃於水」有另一番體會。

爭普選憑熱誠、衝勁,更需要知識和說服他人的能力。遊行、示威、圍689、佔中……甚麼都夠膽做,又能否多走一步,向身邊的「圈外人」陳明利弊?其實他們都是「自己人」,大家共坐一船,一個也不應放棄。But again, 若搞不定自己親人,便轉而當別人父母當說客吧。

「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