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背受敵的中聯辦?

中聯辦被指粗暴介入香港選舉,不但在港激起民憤和被《成報》炮轟,甚至引來內地學者的抨擊。

先舉一些中聯辦干預立法會選舉和事務的可疑例子,它們包括: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選舉翌日秘密進入中聯辦並講大話隱瞞;立法會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被多次施壓棄選,其間曾獲邀到駐港部門的沙田辦事處,他並無否認該處就是中聯辦位於沙田小瀝源都會廣場的新界工作部;2012年,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承認中聯辦為其拉票(中聯辦後來借中通社否認);2015年,立場新聞引述曾代表建制參選區議會的人士稱,建制派名單由中聯辦協調、配票;此外,中聯辦甚至介入立法會的投票,2013年立法會表決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議案跟進免費電視牌照問題,議員謝偉俊和梁家騮表示中聯辦官員曾接觸他們。

對於北京直接介入香港地方政治,北京新一代「護法」、曾掛職全國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委員會的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潔不點名批評中聯辦,這樣會將中央拖入戰局,並產生「三大危害」(文章題為〈中央政府與香港政治發展的中道觀〉,去年發表在國家司法部主管的期刊《中國法律評論》)。

第一危害:當中央將自己混同與泛民對立的建制派,甚至直接介入競選的具體人選和事務,那就難免自我樹敵,亦等於自貶身價,由國家執政黨降格為「地方黨」。

第二危害:中央直接捲入香港政治危害中央的道德地位,因為中央對香港有「高度自治」的承諾,這是中央秉承「自我克制」的精神,原則上不介入香港事務的承諾。如果中央明確表態支持一方,那很可能招致背信棄義的批評。

第三危害:中央直接介入香港政治事務,有可能影響台灣問題的解決,因未能向台灣作出良好示範。

程潔雖不點名批評中聯辦,但中聯辦作為中央駐港工作的一線機構,對「將中央拖落水」的問題責無旁貸。文章亦清楚指出,北京直接介入選舉人選和事務的事實,罕有地由體制內的人承認了這個不公開的秘密。

文章最後建議,中央要超然於香港的政爭,居中處理香港的政治訴求,以官方背景的基本法委員會在港恒常座談,直接聽取香港人的聲音,將是一個好方法。

選舉後,中聯辦靜得有些不尋常。

無有怕,太陽照常升起吧!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