腼腆的愛沙尼亞人

在亞洲的時候對歐美的人總有種刻板印象,就是他們都很熱情、很開放,在香港遇到的「鬼佬」也比較熱情,去三藩市的時候這印象並沒改變--像是很多人都能隨時隨地和陌生人聊起來;或是舉辦跨越幾個街區的同性戀大遊行、皮革派對等。

(三藩市的 Pride Parade)

在愛沙尼亞的時候卻感受到另一種歐洲文化:腼腆。

剛到埗的第一個星期,馬上問了愛沙尼亞同事有關在愛沙尼亞必須注意的事。出乎我意料,他跟我說愛沙尼亞人很害羞。

「你千萬別在街上對其他人笑,他們會以為你有所企圖。」

雖說我長得不帥多少有點影響,但總括來講,愛沙尼亞人不喜歡和陌生人交流。比起在三藩市買杯咖啡也能隨便聊起點甚麼,愛沙尼亞的人幾乎可說是內歛得很冷漠,在商店也不會有售貨員前來詢問你要甚麼,自己搞定就好。

「別像在美國那樣問人家 How are you 」

在美國一見面就是熱情地「How are you?」或「How’s it going?」,問的人也不期待有甚麼詳細的回應,就只是單純的問候而已。但在愛沙尼亞,這問題會得到一串認真思考後的答案。愛沙尼亞同事說:「因為我們會覺得你真的有興趣知道我們過得怎樣。」打招呼的話簡單一句 Tere 已經很足夠。

仲夏(Mid-summer)是歐洲北部一個重要的節日,那是一年中日照時間(幾乎)最長、晚上11點左右才日落的日子,愛沙尼亞人都會回鄉(離塔林最遠也才開車4小時左右)和家人一起過營火會交流近況。愛沙尼亞同事說小村莊的慶祝活動都比較排外,仲夏日的常見節目就是村內的人和村外的人打架,我也不知道他是否說笑--但反正他就不建議我去參加那些村莊的活動,因為也沒人會理我,畢竟我很明顯就是一個外人。

就算是商業聚會,大部份的愛沙尼亞人也不怎麼主動和別人攀談,性格上和東亞地區的差不多:有點保守、有點腼腆,和想像中的「鬼佬」不一樣。還好公司的愛沙尼亞裔同事都比較外向;也對外國人比較開放(說到底公司的業務是國際人才招聘),我才能透過他們適應當地生活和認識當地文化。

腼腆的愛沙尼亞人

(一群人去愛沙尼亞同事位於 Saaremaa 的鄉郊大屋一起度過週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