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映室 連結過去與當下

在香港看電影怎會不「自主」?我們的生活,早就塞滿了電影節、電影院線、網上平台等觀影經驗,但這些不同的選擇真的等於「自主」?當觀影形式愈趨個人化與商品化之際,電影及觀影本身,都欠缺了應有的「行動性」與「實踐性」。自主映室的出現,就是為了培育出一種新的觀影文化,並且讓電影創作落地生根。

今天,自主映室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下稱「書院」)最近落成的放映室,以新面貌、新方向示人。我們特意從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租借貝托魯奇1976年史詩巨構《一九○○》的35mm菲林拷貝,並於今天下午三時作首場放映,為一連串的電影活動拉開帷幕,重新定義「戲院」一詞。

《一九○○》的菲林拷貝由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提供。(圖﹕自主映室)

自主映室於2015年初創立,為使學生接觸更多本地獨立電影作品,以及將本地學生的作品向外推廣,初期成員是書院教授電影的老師。現在有更多不同背景朋友加入,包括影展策展人、電影創作者、影評人、中學生,都因對電影的喜愛聯繫起來。這校園一隅的影院之成立,或可從又一城AMC於2016年初結業說起。

當時很多戲院轉向全面數碼化放映,即使MCL院線在原址繼續營辦戲院,很多台仍能運作的35米釐放映機,都被送往堆填區當垃圾。當時放映室工程尚未動工,三位籌委成員有見及此,覺得機會難逢,便毅然買下放映機回校。但當時我們對菲林放映毫無頭緒,對器材和技術的認識只屬皮毛。如搬運放映機當天,還以為靠六人之力就可將放映機搬走,最後還是要請搬運公司才成事。戲院的放映師傅說,甚至有單人匹馬來,以為35米釐電影菲林放映機等於一般數碼放映機的重量。

菲林被放上大盤時的情况。(圖﹕自主映室)

工序繁瑣 隨時拉斷或燒掉菲林

菲林放映機來到後,放映室設計也要修改,如需預留更多空間放置放映機和大盤,提高盛載放映機鐵台的盛重量,多開窗口作菲林放映等。後來,放映師傅也要換上不同鏡頭,為放映機作一點維修,試圖提供最佳的放映質素。我們也請師傅們教導我們放映技術。師傅在兩天時間裏,教導我們如何剪接菲林、把它裝上放映機和上落大盤。處理菲林的技術工序繁瑣,稍一不慎隨時會拉斷菲林或燒掉菲林。我們盛讚師傅手藝純熟,他們卻輕描淡寫地說:「算咩手藝?」但他們轉瞬還是帶點自豪地說:「哦,以前藝術中心放嗰啲藝術片都係我放嘅,咩希治閣呀、小津呀。」然後便對着戰戰兢兢拿着菲林的我們微笑。我們放映的技巧仍未熟練,所以這次《一九○○》的放映會請專業師傅幫忙,希望未來能熟習這門手藝,令菲林放映能得以傳承下去。

放映前,放映師會在「執畫枱」(make up table)將菲林逐卷滾上大盤,邊滾邊檢查菲林,再用接片器(splicer)膠紙接駁菲林。(圖﹕自主映室)

由今天開始,自主映室將長駐在這備有35米釐放映機的小型影院,還會為觀眾帶來兩大策展節目——「自主電影」與「經典細讀」。

借獨立電影連繫社會

「自主電影」專注本地非主流、非商業發行的電影。獨立電影之於今天的香港代表着什麼?歷經一場又一場社會運動,在這熾熱的公民意識氛圍下,獨立創作者更意識到自身、作品、觀眾的相互連繫。獨立可以是從個體出發的想像,但當今香港的獨立創作,更是個體與社會關係的思考。我們稱這種電影為「自主電影」,自發地以電影創作回應社會,本系列首齣放映電影《風景》,是「自主電影」的例子之一。正如導演許雅舒就《風景》說的:「這是我對現世的觀察和反思,尤其在城市的急促發展下,人的生存狀態,以變動的城市景觀刻劃人物的內心變化,探索風景與人如何互相影響。」《風景》每場放映後均設映後談,不同對談嘉賓,切入的主題也各異。

香港獨立電影節已先租用了書院的放映室作放映。(圖﹕自主映室)

每月細讀一部經典作

「經典細讀」系列,則有點是為了活化這台放映機而設。這系列繼承書院以經典電影為主題的「黑洞映室」,將會每月放映一部傑出舊作,或鮮有公映的遺珠。本節目主張文本細讀(close reading)的評論方法,也希望鼓勵「重看」(repeated viewings)的習慣,從細節理解電影。放映以後,我們也會開設「細讀班」,由影評人帶領觀眾深究電影,重檢電影的價值及對當下的意義。簡言之,我們希望以「自主電影」與「經典細讀」,連繫觀眾與當今本地的製作,產生更多創作與思考上的火花。

《風景》對香港近年一些社會運動的回望,《一九○○》對歷史與國族前途的梳理和省思,在這艱難的時勢,或許都能使我們有所啟發。兩個環節連結起來,就是希望立足現在的同時,不忘從傳統中汲取養分。

將《一九○○》與《風景》兩齣史詩電影並置在一起,是自主映室希望達到的連結之一。(圖﹕自主映室)

我們銳意開拓一種鼓勵「開放知識,民間參與」的觀影活動。自主映室每月均標明每套電影的「支出百分比」,以每場放映的成本,計算出「人均票價」,藉着說明放映程序、行政、財政安排等細節與成本,讓觀眾知道放映活動的價值,務求最終能做到共同參與。如這次《一九○○》的放映,便包含了菲林租用與運輸、版權費、字幕翻譯與投影、放映師傅的人工等,這已是超過三萬元的支出。

(插圖﹕machi )

拉近電影與群眾距離

在資源緊絀的環境,自主映室也不可能單純是策展、辦觀影活動的電影團體。我們還希望推動及倡議文化政策,為大眾爭取孕育優秀電影創作的土壤。簡單來說,我們要做的,就是要開放「電影知識」,讓社會上不同的群體與個體,掌握創作與理解電影的能力,拉近電影藝術與大眾的距離。

《風景》放映詳情
3月11日,下午7:00
3月26日,下午7:00
4月1日,下午1:30

 

《一九○○》放映詳情
3月5日,下午3:00
3月19日,下午3:00

facebook:自主映室 Autonomous Cinema
文、圖﹕自主映室

插圖﹕machi
編輯﹕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