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率以外

油麻地有男子跳樓而伏屍女子牀上,受累女子除了驚恐,或亦哭笑不得。

她獨居劏房,猜想未有男友,老天終於送來一個男人,但竟是一具支離破碎的死屍;老天何其殘忍也何其戲謔,假如女子的心志不夠堅強,搞不好亦會走上不堪的道路選擇。

香港樓多,跳樓固然「方便」,但值得關注的重點並非方便不方便,而是為什麼不管十三歲到七十三歲,都找得到跳樓的理由而又似乎得不到應有的重視。不管是跳樓或上吊或燒炭,就人口比例而言,香港的自殺率一直低於日本和韓國,更低於美國與澳洲,最高峰是2000至2003年的混沌年頭,由九百宗個案急升至一千二百多宗,其後回落,近幾年仍然維持在每年九百五十宗左右水平。

可是,別忘了這些數字只是「成功死亡」,尚有大量的「自殺未遂」或「企圖自殺」或「計劃自殺」之類個案未被計算入列。而且,數字歸數字,無論死去或死不去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到底他們是誰(學生?老者?窮人?病患?婦人?),有沒有尋死的共通理由(都是找不到出路?),有何弱勢差異未被滿足(到底期待什麼出路?),諸如問題皆應受到正視。否則,九百人亦是人,一千二百人亦是人,只要有人選擇死亡,只要有人認為死了竟比活著好,冷待此事的社會終究有欠人道。

因研究傳媒與自殺,近月來每夜必做的功課是上網瀏覽相關報道,愈看愈驚心。早前本欄已略有述及,這幾天,仍覺恐怖,且以四月廿八日為例,某網媒已有這樣的密集新聞——樂富邨女子,疑跳橋重傷;火女港鐵站外跳橋,重傷送院;天水圍女學生,校園危坐獲救;女子模範邨墮樓亡;單位傳惡臭,揭葵涌獨居男上吊亡;生活唔開心,上水嘉福邨男子上吊亡;紅磡激動女企圖跳海獲救;物流經理恐裁員,青衣男子墮樓亡……。

仲未夠?再看四月卅日的網媒消息——單位傳惡臭,獨居男彩德邨上吊亡;相距廿小時,坪石邨又有人墮樓亡;油麻地跳樓插穿屋頂;藍田匯景花園女子墮樓亡;阿囡返到屋企,驚見阿媽吊頸;西環邨男子墮樓亡;尖沙嘴男子墮樓昏迷;坪石邨婦人墮樓亡,廿歲女嚇親送院……

類近的標題,相近的悲劇,像生死輪迴無限loop,而在血肉模糊裡,必有值得探究的信息,我們必須認真對待,始對得住亡者,亦幫得了生者。研究的目標除了為求學術升等,畢竟亦有生命的尊嚴和意義。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