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也在創作的David Bowie

今日中午驚傳搖滾傳奇David Bowie去世的消息,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才幾天之前,他才推出最新專輯 《Blackstar》 ,繼三年前的復出專輯《The Next Day》 之後推陳出新,沒想到卻隨之成為他的遺作。

2013年久病復出之後,Bowie將所有訪問交給了他的producer Visconti,並且專注創作,不再舉行巡迴演唱會,從此絕緣於公眾視線之內。

David Bowie已經是一個傳奇,大可以用他最為光輝的老歌,一炒再炒,一年開個數十場演唱會吸金,但他沒有妥協,堅持自己對藝術的執著,直至與癌魔搏鬥期間,仍然繼續創作,甚至推出了被稱為其創作生涯中「Oddest work」的《Blackstar》。對於這種堅持,大概香港的「成功者」們,都會覺得不可思議。

比照起彼方巨星,至死仍然為其投身一世的藝術注入新的元素,我城的流行文化卻仍然被這些因循守舊的人們把持話語權。如此大概可以解釋這套「香港成功模式」為何到今日會成為尾大不掉、拖住香港前進的負累了。這些香港的「傳奇」到最後只會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哪怕他們生前何等名成利就。

David Bowie卻看似從未與時代脫節,他向輕易但因循的人生路說不,到去世之前,仍然希望以自己的創作改變時代。

作為搖滾界中的絕對傳奇人物,David Bowie他的堅持,大概會被阿叻、王晶等等「識撈」的人們譏笑:既然已經找到了成功的程式,何不「一本通書讀到老」,賺個大錢然後歎世界?很可惜的,這些昔日香港的「成功」例子,到了他們名成利就之後卻只剩下一個個肚滿腸肥的「老而不」,事隔二三十年,卻都仍妄想複製以往賴以成功的方式,甚至大罵希望衝破舊有規範的人們不識事務、不夠成功。

筆者在此向 David Bowie 致敬,你是一個到停止呼吸之前,都不肯向因循妥協的傳奇。你的傳奇將會超越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