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何韻詩:我是來看演唱會的!

經歷千辛萬苦,何韻詩終於再次站到紅館台上。我不是HOCC的鐵粉,演唱會前一周,才發現身邊有多位朋友都買了飛去捧場,因為有人甩底,最終我臨時去看了十月十日的尾場。因為不是忠粉,應該可以把這場騷看得透徹些,而每次去紅館,我都以同一個標準去量度歌手是否稱職合格:我是來看演唱會的!!

有關標準的適用於所有表演者身上,就算是我很偏愛的某位男歌手,某年他在紅館心不在焉地hea唱,表現失控似啪了藥,縱使台下觀眾仍給予熱烈反應,我還是給他打了一個很低很低的分數,往後幾年都不再看他的演唱會,至近年他有所改變,我才再進場看。還有另一位天后級的女歌手,某年買了中價飛捧場,她的確是萬千寵愛集一身,每句話每個動作都令鐵紛瘋狂尖叫,但現場表現明顯不濟,不夠氣兼走音,還大言不慚說付幾百元看到她已很超值,山頂的觀眾太着數了,所以她只會對前排的觀眾唱。那可不是搞氣氛的爛gag,而是「言出必行」的真態度,當晚她真的當平價飛觀眾透明,連中價飛的觀眾都不屑一顧。那是全場爆滿但極差勁的演唱會,我和許多山頂的觀眾一樣,沒等encore就走了,從此把她列入黑名單,貼錢都不再看。

一廂情願地認為,紅館的舞台應該是神聖的,雖然近年入場門檻被弄得愈來愈低,有些表演者對自己沒有要求,有些肆意地消費觀眾,有些是任由主辦單位擺布,用花招混過3個小時當過關,但作為觀眾,仍是有選擇權不進場,免得浪費生命。

這是我首次看何韻詩演唱會,坦白說,事前期望不高,反而害怕成為一場雨傘運動支持者圍爐取暖的聚會,結果那三個多小時,阿詩的表演可說超乎期望,那是一場貨真價實、沒有消費觀眾的精彩表演!

觀眾的情緒在開場時就很高漲,現場氣氛極好,但如果表演者承接不到,恐怕反差之下會虎頭蛇尾,將是一場災難。幸好阿詩在選歌、唱功、舞台效果、舞蹈和音樂方面都交足功課,並無因為沒有大型贊助商而將貨就價,其中一場有多達40位舞者同台表演,許多製作費充足的巨星演唱會都做不出來。台上的人是用心地表演,許多細節處有心思有誠意,何韻詩不是來接受觀眾施捨,也不是要觀眾給她一點補償,而是努力地輸出一種表演者在台上該有的態度:做好自己的本分,毋忘初心,觀眾送她到紅館,她就要證明自己有資格站到這個台上,沒有欺場地跳唱。台上表演者承接了台下觀眾的支持而更落力地演出,然後觀眾又輸出更大的支持,那是令人感動的能量。

那晚是梅艷芳53歲冥壽,阿詩在台上也有談及師父,但不是千篇一律地懷緬當年相處的時光,而是滲透着感恩,告訴天國的師父,她有爭氣,她活得很好。對比起許多跟曾經阿梅關係密切的「徒弟」來說,阿詩不是在消費師父的光環,而是該大家看到,她要承傳阿梅在舞台上的專業態度,她要對得起天國的師父。

兩年前的10月,雨傘運動仍在發展中,相信絕大部份觀眾是支持傘運的「黃絲」,我很怕紅館變成「大台」,大家懷緬過去常陶醉,然後互相提醒不枯也不散云云……幸好刻意造作的圍爐取暖場面沒有出現,不知是不是受到一些條款約束,阿詩沒有宣揚政治意識,她多謝坐在台下的葉德嫻時,只是以「那首歌」去說Deanie有份演唱的《撐起雨傘》,而阿詩最終沒有唱「那首歌」,也沒有回顧當年參與傘運的感想。台上不見黃色的傘,沒有人祭起爐火去取暖,但一切卻來得很窩心,很溫暖。因為這裏有人,紅館有愛。

那應該忘記兩年那場運動嗎?當然不是,場內有黃耀明做嘉賓,有杜汶澤做大會intern攝影師,鳴謝時沒有大公司品牌,這些那些,構成一種傘運後的香港精神面貌──毋須每時每刻高呼口號,最重要守着自己的崗位做到最好,讓香港變得更好。如是單純地因為阿詩是「黃絲」藝人而捧她到紅館,也許還會有下次,但之後呢?每次都吃老本,肯定不是梅艷芳徒弟應該做的事。

送一位藝人到紅館,唯一的標準是他/她值不值得站那個台上。這次何韻詩交出了一張亮麗的成績表。

文:蛋散電影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