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謝偉銓議員的公開信

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與專業自主

思政築覺相信謝議員作為專業界別的代表,必定會認同專業精神在社會的重要性。專業精神除了對專門知識的深度和廣度,更重要的是專業操守。而專業操守的固守,除有賴專業人士自律,更緊繫於相關專業學會和專業註冊及監察機構。

香港醫務委員會是本港醫生專業的法定機構,負責註冊及監管醫生的專業操守。若果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原草案)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所提出的修訂獲得通過,在醫務委員會中,特首委任的委員就會成為大多數,令醫務委員會有機會被政府操控,失去專業自主,不受干預的原則。

思政築覺明白並同意醫務委員會應該改革,令病人權益更有保障,並增加處理醫療事故投訴的效率。但我們認為不必亦不應犧牲專業自主,以達至以上目的。事實上,梁家騮曾提出兩全其美的6+6方案,既大幅增加公眾參與醫務委員會的工作及決策,亦可確保專業自主,可惜政府並未接納。

思政築覺相信議員會同意守護香港專業自主的核心價值。醫學界的專業自主被特首凌駕的先例一開,其他專業,包括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專業,以後也可能無一倖免。希望議員能反對原草案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所提出的修訂,並敦促政府未來容許足夠諮詢時間,以得出一個既保障病人權益,亦不妥協專業自主的方法。

順頌鈞祺

思政築覺謹上

2016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