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同行 We Care

近日網絡上廣傳有關青少年自我傷害的照片,引起不少人作出負面的評論。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要愛惜自己的身體是我們從小就學習到的事。無可否認,自我傷害的行為令人痛心又不安,不少人看到自我傷害的行為後亦不禁出口責備,為求令當事人明白到此種行為是「不理智」、「沒智慧」。有人回應事件時指出自我傷害行為被當成「表演」、「英雄主義」、「扭曲價值觀」等行為,又指當事人「覺得做法好型」。然而,背後的真相我們又知道多少?

批判聲很多 真正理解的很少

研究指出,一個有自我傷害行為的人背後極可能面對着不同的挑戰。例如正在經歷多種的負面情緒(Hasking et al., 2008),缺乏社交支援及人際關係不理想(Toprak et al., 2011),而自殺的風險亦比一般人高(Nock et al., 2006)。美國則有學者指出,大部分有自我傷害行為的青少年人在童年時曾經歷過情感虐待或家庭暴力(Brodsky, Cloitre & Dulit, 1995;Perry & Herman, 1991)。自我傷害行為在青少年中頗為常見。在心理學的角度,自我傷害行為被視為宣泄或逃避負面情緒的一種方法。相信在網絡上發言的絕大部分人都不清楚當事人的真正想法和感受。我們聽到的批判聲音很多,但真正理解的實在很少。然而,一句看似無關痛癢的評論,可能成為當事人傷口上的鹽,使其更難以痊癒。

一句問候 或可挽救一條生命

換個角度想,青少年人將有關自我傷害的照片上載到社交網站的目的,也許是沉默的吶喊,也許是求救的信號(a call for help),也許是希望得到一份關心及一個問候。自我傷害固然不是大家希望看到的事情,同時我們亦不知道在自我傷害背後有多少故事及眼淚。無情的指摘和批評非但不能制止當事人的自我傷害行為,反而可能令其受到更大打擊,感受到更多社會孤立(social isolation),令其自我傷害乃至自殺的風險加劇。倘若希望糾正自我傷害行為,何不多走一步,問一下當事人遭遇了什麼困難,用心理解對方的經歷和情緒,幫他/她將困難用言語,而非自我傷害的方法表達出來。一句譏諷,或許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句問候,卻或許可以挽救一條生命。

傳遞關愛 你我也可出力

最近政府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目的是希望能探明箇中原因,精準對焦,查找不足及提供有效到位的措施。但預防自殺、傳遞關愛,其實你我也可出一點力。近日戈寧(Wael Ghonim)於TED的一次演講中提到社群媒體的利弊。他指出,若網民能在網絡上作出深入的溝通及討論,尊重及接納彼此的意見,網絡可以成為解決問題的平台;然而,若大家只是放大言論、傳播錯誤或負面信息或散播仇恨言論,網絡本身便會成為一個嚴重的問題。

希望我們在傳播一些信息時,可以多想一想,透過媒體共同建立一個互相支持的平台。同一張嘴所講出的話,可以出言不遜來傷人,亦能如沐春風來暖人。選擇權,在我們每一個人的手中。Think before you comment;listen before you judge.

保護下一代 非單槍匹馬能做到

日前學童自殺的情况稍有平息之象。十分感恩在這段日子各界媒體攜手合力改善報道有關新聞的手法,同時亦製作不同的動畫以宣揚正面的信息。要改變社會風氣,保護我們的下一代,並不是單槍匹馬、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事。教育界、媒體、心理專業人士、家長,甚至每一個網民亦能夠出一分力。預防自殺,可謂分秒必爭。要改善社會風氣,必須由日常生活做起,例如增加心理教育、減低使用攻擊性言論、反對網絡欺凌行為、學習同理心等等。為身邊的人送上關懷,是你我每天均能做到的行為。

就回應近日學童自殺、自我傷害及網絡欺凌的事件,本中心推出了一系列文章及簡單插圖為心理教育之用。如欲獲得更多資訊,敬請瀏覽本中心網站(csrp.hku.hk)及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hkucsrp)。

參考資料:

.Brodsky, B. S., Cloitre, M. & Dulit, R. A.(1995)”Relationship of dissociation to self-mutilation and childhood abuse in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52(12), 1788-1792.

.Hasking, P., Momeni, R., Swannell, S. & Chia, S.(2008). “The nature and extent of non-suicidal self-injury in a non-clinical sample of young adults”. Archives of Suicide Research, 12, 208-218.

作者鄭雅心是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課程發展主任,

程綺瑾是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教授,

葉兆輝是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與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原文載於2016年4月8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