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青年新政和周竪峰談政治倫理

今年7.1,不少非建制陣營之間出現衝突,先是青年新政不反對民陣遊行卻擺街站籌款,後是社民連與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的衝突。衝突,說到底,往往源於雙方是否遵從基本的政治倫理。

先談青年新政那一筆。青年新政不參與民陣遊行卻擺街站籌款,結果惹來遊行人士的指罵。為甚麼青年新政會令人反感?其實很簡單。民陣7.1遊行的口號是「決戰689」,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受訪時指「單係決戰689唔知遊行點可以做到」,背後牽涉的制度問題才是他們首要關注點,所以只會考慮擺街站宣傳港人自決的理念。其後,民陣澄清「決戰689」一方面是要求梁振英下台,另一方面689指向小圈子選舉這個制度,梁頌恆頓時「搬龍門」,指雙方的側重點不同,他認為這還不足夠,還要求中聯辦滾出香港,更強調不是反對民陣遊行的口號,重申不會參與遊行。

 其實,7.1遊行的道理很簡單,每個政團都有其訴求,只要大方向跟民陣相同,則參與遊行,並且擺街站籌款和宣傳理念,民陣當然沒可能把所有訴求都放在口號裡。可是,梁頌恆不斷以不完全同意民陣的口號為由,拒絕參與遊行卻擺街站籌款,籌款又拒絕交十分一給民陣作籌辦遊行的開支,這當然令人反感。不少本土組織厭惡泛民,故意與泛民切割,拒絕做泛民,這當然沒問題;但是不可以選擇性切割,只切割遊行,籌款卻不切割,這令人覺得他們只是為利益而已。梁頌恆反覆強調,不完全同意民陣的口號並不代表反對,他們並不是反對民陣的口號和理念。誠然,對民陣的立場,可以是支持、不反對和反對等;但是面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政治往往是沒有「騎牆」的,沒有「不反對」這個選項。正如民建聯的周浩鼎,在2.28補選時被問及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他的立場就是含糊其辭,不敢答支持或反對,這當然備受批評。對於梁振英(或「決戰689),政治上是沒有「騎牆」、「不反對」的立場,只有支持或反對,否則就是政治投機者,這是基本的政治倫理,看來梁頌恆連這些「政治ABC」也不明白。

至於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質疑社民連為何阻止示威者堵路,並與社民連發生衝突。一直以來,周竪峰和勇武本土派不斷嘲笑泛民「和理非」,周竪峰曾在面書指「十一萬人。政總之外。和平散水。民陣好野」。從來,只有「和理非」能夠聚集最多的民眾,勇武只是少數派。結果,勇武本土派永遠不能夠聚集大量民眾的支持,行動當然難以成功。因此,勇武本土派看見自己口中的「左膠」聚集了數萬人,自然認為應該善加利用。泛民當然視他們為「政治寄生蟲」,寄生在「和理非」集會之中。以「和理非」作招徠,但是勇武告終(以勇武作招徠,「散水」告終亦然),這叫出賣民眾,不符政治倫理。參與者被騙,支持者只會越來越少。呼籲包圍中聯辦失敗,之後還有多少人會再出來,周竪峰可以自己想想。另外,周竪峰聲稱仍然堅持「左膠」與本土派的大和解;可是,從他那種對「左膠」冷嘲熱諷的態度看來,我不覺得他是真心的。

如果連基本的政治倫理也不懂,還是不要沾手社運好了。

文:郭倫

作者簡介:著有《為甚麼我考不好中文》、《圖解「今日香港」》,FACEBOOK專頁:中文科閱讀理解應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