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通訊:拉陶在倫敦

今年11月,西蒙.拉陶(Simon Rattle)將會率領柏林愛樂樂團來港,伙拍「香港人」郎朗,慶祝回歸二十周年。那個時候我應該不在香港,不過就算在也未必搶得到票,這畢竟是十年難得一遇的音樂大事。拉陶早在2005年來過香港一次,讀李歐梵教授的《音樂札記》,就提到當年票價昂貴依然一票難求,香港樂迷絕對不少,至少比想像中多。

大指揮家的分身術

雖然應該看不到拉陶在香港的演出,不過人在歐洲,特別在倫敦要看高水準的音樂會,不是難事。單在倫敦這城市就有5個水準頂尖的樂團(倫敦交響、倫敦愛樂、皇家愛樂、愛樂、BBC)各自演出,一個星期你要看3場4場都沒有問題(為何小小倫敦會有5個樂團?樂團之間的關係又是怎樣?日後再談)。而且門票不貴不難買,學生還有特惠票,看音樂會是我在倫敦最喜歡的消遣。以前住在市中心的國王十字附近,徒步行去巴比肯(Barbican Center,是倫敦交響樂團和BBC的主場)或者河邊的皇家節日音樂廳(倫敦愛樂和愛樂的主場),都是半個小時多一點,剛剛好可以聽完一首貝多芬交響曲。不少人問,如何開始聽古典音樂?作為非常業餘的樂迷,我認為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堅持完整聽幾次,聽多兩次熟悉旋律脈絡之後,就能聽出味道。

同一樂曲 不同演繹

早兩星期放學之後,匆匆忙忙咬隻熱狗就趕去巴比肯,為的是看拉陶指揮倫敦交響樂團(LSO)演奏馬勒的《第六交響曲》,絕對是精彩的演出。拉陶在今年9月將會出任LSO新一任的首席指揮,新樂季第一個星期的主題就叫「This is Rattle」,非常隆重歡迎這位英國爵士回歸英倫。至於他在柏林愛樂的任期則會在2018年完成,這些大指揮家就是可以如此分身,像港樂總監梵志登,他同時也是達拉斯交響樂團的總監,明年又會上任成為紐約愛樂的音樂總監。

聽古典,可以聽的東西很多,就算是同一樂曲,不同樂團的演出,不同指揮的演繹都有不同。在上年5月,同樣是LSO演出馬勒《第六》,指揮是安東尼奧帕帕諾(Antonio Pappano)。本身是皇家歌劇院總監的帕帕諾,他的《馬勒六》整體感覺非常急趕,聽來覺得吃力。事隔不夠一年,同樣的LSO由拉陶指揮,聽來跟我常聽的伯恩斯坦在1967年的錄音可比擬,是可以接受的緊湊。拉陶是馬勒專家,他以前在伯明翰城市交響樂團的幾張錄音(第二、五和第十交響曲),就被音樂雜誌《留聲機》選為最佳的馬勒錄音。聽《馬勒六》,有幾個好玩的地方,第一個是牛鈴的運用,除台上之外,後台也會傳來牛鈴的聲音,代表田園的風光;另外在第四樂章末段,有三下鐵槌巨響(也有版本是兩下,拉陶所用的版本就是兩下),每一下都強調?《馬勒六》的主題——「悲劇」。

作者簡介:現居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候選人

文:亞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