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通訊:鄰舍與仇敵

足球場上宿敵對決叫打吡大戰,像西班牙的皇馬對巴塞就叫國家打吡(El Clásico)。在上世紀統治西班牙的獨裁領袖佛朗哥將軍,本身是皇馬球迷。他不斷利用政治手段,從影響球員轉會到走入巴塞球員更衣室出言恐嚇,卑鄙手段應有盡有。佛朗哥是要針對巴塞隆拿球隊,希望皇馬可以繼續稱霸。但更重要的,是針對巴塞隆拿的最大民族——加泰隆尼亞人。獨裁者就是喜歡耍這些伎倆,要全面將敵人封殺。

誰是Kings of London?

死敵有很多種,像皇馬和巴塞,就是政治問題的延伸。但不是所有死敵都如此政治敏感,像英國足球的很多宿敵,都叫做「同市宿敵」,純粹是兩隊距離太近,大家覺得對方「篤眼篤鼻」。像利物浦和愛華頓都在利物浦市之內,兩個球場只是隔着一個Stanley Park。《聖經》上說「要愛鄰舍如同我們自己」,還要「愛你的仇敵」,看來在足球場上應用不來,信徒們要多加努力。

一山不能藏二虎,像曼徹斯特的曼聯和曼城,兩隊已經鬥得難分難解,再看看倫敦,就肯定是「七國咁亂」。單單是頂級聯賽、英超的球隊,就有五隊來自倫敦。誰是Kings of London是討論七日七夜都不會有結論的問題,因為即使車路士是今年的冠軍,我的答案仍然是阿仙奴,而其他球隊的擁躉又有他們的答案。倫敦有太多球會,幾乎每個星期都有倫敦打吡的賽事,所以我們還會按倫敦不同部分細分死敵的仇恨程度,像阿仙奴和熱刺就屬於北倫敦打吡。

入場睇波,每隊都有各式各樣的歌和口號,可以盡情大叫盡情發泄。不難見到一些入場的英國男人,甚至還未趕得及脫下西裝,平日戴紳士面具戴得太久,五官都繃緊了。入場就是他們的解脫,盡情爆粗。九十分鐘之後,場上球員、場外球迷,都一樣出了一身汗,將壓抑釋放出來。

阿仙奴球迷vs.熱刺球迷

阿仙奴的比賽,無論對手是哪一隊都總會聽到一句口號。其中一個球迷會突然大聲問「提到熱刺你會想起什麼」,然後全場就會一起回答那個代表糞便的S字粗口,然後那個球迷會立即再問第二條問題「提到糞便你會想起什麼」,答案當然是全場大叫熱刺。今年是22年以來,熱刺的最後排名首次比阿仙奴高,傷透了阿仙奴球迷的心,看來連Kings of North London之名也保不住了。

阿仙奴和熱刺球迷牙齒印非常之深,上年阿仙奴作客熱刺,客隊的球迷就將熱刺球場上,一些裝飾的標語拆爛。到幾個月之後,輪到熱刺作客,他們的球迷就把阿仙奴球場內的廁所洗手盆都打爛,作為報復。

不過,是否阿仙奴的球迷和熱刺的球迷不能夠成為朋友?這也未必,我是阿仙奴的粉絲,而我的「師傅」、論文指導老師,就是熱刺的球迷,我們相處也很和睦的。

不過,我們還未試過一起討論足球。

作者簡介:現居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博士候選人

文.亞然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