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絕倫的周浩鼎事件

周浩鼎事件揭發後,坊間爆出很多轉移視線的講法,試圖淡化問題。

李慧琼指周浩鼎可以有更好的處理方法,減少公眾不好的觀感。

周浩鼎是調查委員會的副主席,梁振英是調查對象。調查對象「修改」委員會的調查範圍,是非常無禮的做法,周浩鼎理應拒絕。

他全單照收,並不是「手法」問題,而是「想法」有問題。

第二個講法,便是指梁振英並無在今次的修改中獲利。

有人強調修改範圍根本不能令特首「有着數」。似乎只要修改不影響調查,特首接觸調查委員會的做法便無問題。

就像墨西哥一宗風化案,一個「富二代」犯了強姦罪行,法官竟然以「犯罪人過程不享受」而判無罪。輿論嘩然。

「享受」與否根本不影響罪行是否成立。同樣,被調查的對象私底下偷偷接觸調查委員會並要求更改調查範圍,不論修改結果為何,也是嚴重的利益衝突。

修改沒有令特首獲利可能只是因為修改下筆的人「愚蠢」。輿論不應被這種「修改了和沒有修改是一樣」的論調轉移視線。

第三個更荒謬的講法,便是「調查誰把閉門會議的機密泄漏」,政府、議員都以此作為「賊喊捉賊」的依據,部分不知廉恥的傳媒也跟着起舞,放過主謀,反而追殺舉報罪行的人。

UGL調查委員會之前的會議都是公開,只有這一次在謝偉俊授意下,才變成「閉門」。

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事件變成「閉門」才是問題所在。豈能因此反告「開門」把罪行曝光的議員?

究竟同流合污的還有幾人?整個調查UGL事件的委員會還有幾多特首辦的「臥底」?「保皇黨」「包庇放生」權貴已經去到如此「明目張膽」的地步,周浩鼎其實還有什麼資格續當議員?不如直接向特首辦跪求一官半職算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文:曾志豪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