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河套園區衝擊一國兩制

創新及科技局長楊偉雄於2017年3月9日《明報》撰文回應我早一天(3月8日)提及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文章,強調「河套區土地及項目的業權、發展權及管理權全屬香港」。

未解答兩大疑慮

感謝楊局長澄清一些技術細節,例如負責日後營運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附屬公司的董事局成員人數等等。可惜回應內容並未有解答我提出的兩大疑慮:一、政府無法回收投入河套區的基建成本;二、管理模式引入內地干預,變相令深圳方擁有否決權。

相信楊局長明白,特區政府開發土地的慣常做法是通過賣地或興建上蓋時要求發展商補地價,賺取收入以回收基建成本。但如今楊局長表明河套園區按照「非牟利原則」經營,收入「全部用於園區建設、營運、維護和管理」,豈非確認了特區政府放棄回收過去及將來投入河套區平整土地及基建設施為數以百億元計的公帑?為何特區政府與深圳市合作時如此慷慨,以至偏離港府一貫的理財原則?

至於河套園區的管理權,楊局長確認了「董事局的確有10名董事,其中港方將提名4名(包括主席),深方提名3名,餘下3名則由雙方共同提名」。雖然任命權在港方,但楊局長始終未能解答市民對於深圳市插手園區管理的疑慮。設若「共同提名」的意思是該名董事人選必須港深雙方均認可,假如深圳方只肯認可一些百分百聽話的「自己人」,那麼港方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堅持不委任,結果原定10人的董事局只得7人,這個先天不足的董事局能否按照雙方協議順利運作,實屬疑問;二是港方啞忍,委任深圳方堅持的「自己人」,結果10人董事局中深圳方佔了6人,深圳方不但有否決權,更因佔多數而有實質管理權,河套園區的未來發展可完全按照深圳方的利益進行。

楊局長估計河套園區落成後「可為本港經濟每年貢獻約570億元,並創造約5萬個職位」,這些美好願景市民不會反對。但願景能否成真,取決於園區的發展策略是否符合香港人和本地企業的需要,例如規定進場企業需有港人參股、僱用一定比例本地專業人員或向港人提供培訓機會。如果園區董事局的管理權不能由港方主導,誰會相信園區發展能照顧港人利益?園區的土地平整及基建費用又為何要百分百由香港人承擔?

特區政府這種「委託管理」的模式還引發更大問題:既然河套區在1997年7月1日已由國務院頒布指令納入香港特區範圍,根據《基本法》第16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依照本法的有關規定自行處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事務」和第22條「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深圳方提名人員加入一個擁有河套園區管理權的董事局,指揮一片香港土地的未來規劃,是否有違反基本法之嫌?

雖然河套地區合作備忘錄是由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在辭任政務司長前代表港方與深圳市簽署,希望楊局長能進一步澄清疑慮或修改協議,以免河套園區變成「港人付鈔、深圳收益」的怪胎,甚至成為衝擊一國兩制的缺口。

文:黎廣德

作者是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