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知:「滬港通」推行者所不知的責任

編按:滬港通開通,香港股市不升反跌。葉一知「借用」香港科技大學教授雷鼎鳴早前評佔中的文章,「評論」滬港通對香港的影響。

=========================================================

周一與周二兩天股市共跌557點,港股總市值20多萬億,恒指是2萬多點,那麼恒指每跌一點,便等於名義財富消失了10億港元,周一與周二帳面財富是否蒸發了5千多億元?

答案是這稍有誇大,但不離譜。有些公司的子公司也上市,子母公司的股價下跌全都包括在損失中,會有重複計算之嫌。這麼不厭其煩的講股票市值,自然是因為這兩天的股市跌幅,可被視為市場本身對滬港通(或「港滬通」或「殺港通」也無不可)股市所帶來的影響的初步評估。這個評估只是針對上市公司(當然包括眾股民)的損失,但卻沒有計算一般小商戶失去的生意,或市民因政策改變所浪費的思考時間,也沒有涉及非上市公司因滬港通的可能完成不了某些項目所帶來的損失。

產生即時影響 亦波及未來發展

那麼,上述5千多億的帳面損失是從何而來的?這是市場(即各投資者)對未來局面的一個初步評估。這並不等於說現在便即時有實際5千多億損失,但因滬港通被市場認為是個負面事件,對今天及將來的營商環境都不利,去到內地可能不再信任或扶持香港,所以損失包括現在的,也包括未來的。當然,股票市場十分飄忽,若突然有好消或更壞消息,市場會更新其評估,股價也會無時無刻都在變。我沒有水晶球,不知未來會發生甚麼事,但也會如其他經濟學家一樣,重視股價變化所帶來的信息。

為方便計算及為免在枝節爭拗,我把5千多億打個五折,市場所估計滬港通帶來的損失只是二千五百多億元吧,這已比我以前所估算的每天16億的損失大得多,我一早已說明,這16億只是包括即時對生產的影響,並無考慮到股市因素,也無理會滬港通的長期影響,所以絕對是個低估,但想不到原來低估這麼多。回看一些說我高估的批評,現在是不攻自破。

二千五百多億意味着甚麼?這等於平均每個港人承受三萬六千元的損失。假設滬港通由梁振英一手促成,那麼他一個人就造成二千五百多億的損失了!

他知道有這麼大損失嗎?絕大多數不知,但不知不等於不存在。他有打算賠償損失嗎?當然沒有。有人對受影響的散戶致歉,但這化解了問題嗎?總數千億計及平均每人三百多萬的損失,他可承受得起責任嗎?一句對不起也許只能稍減內疚感而已。

理據薄弱 滬港通恐惹反效果

不理他人的損失已是自私的行為,但他卻以為別人才自私。這是無知與自我中心的結合物,無知在於根本不知造成這麼大損失,自我中心是以為自己的一套才有效,不理別人觀點。但包括他們在內的絕大部分港人都不信中央會因滬港通而改變投資市場。我是相信此種沒實力基礎的「滬港通」只會帶來反效果,增加投資的目標會更遠離我們。其實市場的擔心也包括此點。

(雷氏理論不愧為當代最有解釋力的理論,只要換幾隻字,甚麼都解釋得頭頭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