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互聯網無助提高同理心

今天互聯網十分普及,我們每天都使用社交網絡,一般用戶可能有逾千個「朋友」,名人或「網紅」更可能有數以萬計的追隨者。互聯網令我們結交到更多「朋友」,那麼使用互聯網會否提高我們的同理心呢?

近日,智庫Legatum Institute邀請了英格蘭藝術委員會前主席Sir Peter Bazalgette,發表一場題為「互聯網無助提高同理心」的演講。我在網上收聽了這場發人深省的演講,跟大家分享一下。

Bazalgette首先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例,論證互聯網不但無助提高同理心,反可能成為鼓吹分化或加劇撕裂的工具。去年11月,特朗普透過社交帳戶Twitter轉載了一段標題為「穆斯林移民毆打一名撐着拐杖的荷蘭男童」的短片。

由於該短片的來源和內容均未經證實,事件因此惹起極大爭議,輿論紛紛批評此舉是在試圖挑起國民與穆斯林移民間的仇恨。而且特朗普擁有逾4500萬名Twitter追隨者,互聯網彷彿成了「幫兇」,淪為讓他散播這種缺乏同理心思想的平台。

Bazalgette承認人皆有「部落主義」的天性。「部落主義」是指人類傾向與自己語言、膚色、生活方式、理念價值相同者形成部族。「部落主義」的天性一方面使人忠於所屬部落,另一方面卻催化了危險的「種族主義」。

但Bazalgette強調,同理心是防止人們從「部落主義」走向「種族主義」的關鍵。只要我們願意多聆聽並諒解他人,嘗試代入他人的處境,就能像《聖經》中「好撒馬利亞人」般,以同理心衝破種族障礙。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