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改革通識科更待何時?

我在2008年當選立法會議員後不久,便在教育事務委員會提出質詢,要求教育局官員交代新高中學制通識科的具體課程內容。當時與會的教育局官員回覆,通識科的課程設計會參考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IB)的核心科目:知識理論科(Theory of Knowledge)。不過,通識科側重通過考試評核學生,知識理論科則注重學生的課堂展示和日常作業,故兩者不論在教學或考核模式都不盡相同。

西方國家十分重視通識教育,美加等地不少中學亦設有類似香港通識科的社會研究(Social Studies)學科,但大多只屬選修性質;反觀在新高中學制下,通識科被列為必修科。學生為了穩握入讀本地大學「3322」的入場券,只好投放更多時間於通識科,而放棄修讀自己感興趣的額外選修科或數學延伸課程單元一及二(簡稱M1及M2)。這不但降低了學生的學習興趣,而且窒礙本地人才培訓。

新高中學制令大學失去收生的自主性和靈活性,近年不少學系為維持收生人數而削足就履,取錄缺乏專科基礎知識的學生。香港大學前校長徐立之教授認為,學生選科時多以「考高分」為首要考慮,令較為艱深的理科和高階數學成為犧牲品。香港科技大學校長陳繁昌教授亦所見略同,指新學制令學生專注於必修科,削弱他們對數理學科的基礎知識,遂認為教育局是時候全面檢討新學制。

在美國,不少頂尖大學都規定一年級學生修讀通識課程(General Education),要求所有學生深入研究人文學科的典籍及自然科學的理論。香港多間大學亦仿效美國,為「334」新學制的學生設立以研讀典籍為本的通識教育必修課程,可見學習典籍才是通識教育的基礎。新高中的通識科課程雖分為六大單元,但該科的筆試試題主要圍繞本地時事議題,絕少涵蓋中外典籍,實在談不上是「真」通識。

教育局自2009年起將通識科列為必修科,當局既忽略典籍,失卻幫助學生「文理兼備」的本意;且令學生「顧必修而失興趣」,扭曲大學的收生制度。因此,我已多番建議教育局將通識科改為選修科,或簡化該科評級為「合格」及「不合格」。通識科的弊端已暴露無遺,還望當局正視問題,盡早改革通識科。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