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泛民「否決權」的迷思

3.11立法會補選剛結束,泛民陣營只贏得香港島及新界東選區兩席,故未能「重奪」分組點票否決權。就此,部分民主派議員憂慮,建制派會伺機再修改《議事規則》,或透過其他方法令政府的議案更容易在議會內通過,變相進一步削弱泛民監察政府的能力。

我認為泛民這個說法有誤導市民之嫌。泛民經常掛在嘴邊的「否決權」有兩重意義。第一重意義是分組點票否決權。根據《基本法》,由議員提出的法案或修正案才需經由分組點票付諸表決,大多數由政府提出的議案只需獲過半數在席議員贊成即可通過。

補選後,雖然泛民只取得十六個直選議席,未能行使分組點票否決權,但他們仍可齊心拉布,拖延通過政府的議案。以立法會工務及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會議為例,泛民議員單靠不斷提問,就足以令審議每項撥款建議的平均時數由以往約一小時倍增至最少三小時。

再者,泛民指建制派或會再修改《議事規則》也未免誇大其詞。修改《議事規則》須分別交由議事規則委員會、內務委員會及立法會大會討論,在現時立法會囤積大量待審議議案的情况下,我認為建制派於會期結束前再提出修改《議事規則》的空間不大。

按照《基本法》,極少數涉及行政長官選舉辦法、取消議員資格、政改等重大議案,需獲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因此,「否決權」的另一重意義是指泛民要取得不少於七十個議席的三分之一(即二十四席)才能否決上述議案,而補選後泛民的總議席數目為二十六席。

綜上所述,儘管泛民暫失分組點票否決權,他們監察政府的能力也沒有削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