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建源﹕委任蔡若蓮 嚴重破壞教界與政府互信

雖然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知道壞消息有機會到來,但當政府發稿公布教聯會前副主席蔡若蓮獲委任為教育局副局長之際,心裏仍然滿是不安和遺憾。

筆者懷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委任蔡女士一事上有否猶豫?因為她清楚明白,蔡女士極具爭議,主流的社會意見和教育界都反對這項任命,倘若她一意孤行逆反民意,結果必然會破壞以至摧毁與教育界的合作和互信基礎;但另一邊支持甚或推舉蔡女士的人士,不少來自建制,有權有勢,得罪不了。最後,林鄭選擇了離棄民意,殊甚可惜。

本來,林鄭在選舉期間及當選後在教育界開了一個不錯的局面,包括清楚表明不會續任劣迹斑斑的吳克儉為教育局長、出席由教協會主辦的教育界選舉論壇——這也是唯一一場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參與的業界論壇——以及吸納教育界的意見並兌現選舉承諾,在上場後立即增加教育的經常開支等等。這些舉措,讓教育界對新政府有所盼望,尤其經歷了過去5年的撕裂和分化的痛苦時期。

林鄭在當選後提出「管治新風格」,強調用人唯才、與民共議及釋出善意,給人希望,本來這些都是好的管治準則。可是,蔡女士的委任便徹底與這些原則背道而馳。當有傳媒報道蔡女士有可能獲委任時,教育界即時自發啟動聯署及一人一信方式,表達對蔡女士獲委任的憂慮和不滿,聯署的參與人數超過 17,600,當中近6000人來自教育界。另外,不少知名人士、民間團體、學生組織及政黨亦公開表達不認同這項任命,反映蔡女士普遍不為社會及教育界接受。

根據蔡女士的工作經歷,她過去在教育局只擔任中層職位,職責範圍甚為狹窄;不少校長跟筆者說,她出任中學校長一職亦年資甚淺,並無突出表現,遑論在校長之間建立什麼聲望。還有,她在去年立法會選舉期間多次違規拉票,並且被選舉主任裁定投訴成立,可能涉及觸犯法例,選舉主任要將個案轉交警務處跟進,在在反映她的個人操守亦受到質疑。而最終她在立法會選舉(得票率僅為28.3%)以至選舉委員會選舉(得票率更跌至23.2%,居第32位)敗選,均反映蔡女士的立場和表現,在教育界中不獲接納和認同。

而最令社會憂慮的,是蔡女士過去長期擔任副主席的教聯會,曾經不當地推行國民教育,並多次出版偏頗的教材或資料套,其中最為人關注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更誇張地以「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來形容現時的中國大陸政府。筆者必須強調,我們並不反對國民教育,讓學生正確認識國家是應該的,但我們反對以偏頗、扭曲和不全面的資訊及以情緒灌輸的形式來進行國民教育。教聯會作為民間團體,他們的政見和操守如何,我們管不了;但現在政府委任該會的前副主席(剛辭任)出任教育局問責制官員的第二把手,讓她擁有了政府的實權,可以直接制定並執行教育政策。於是,社會還能不擔憂她在教育政策和資源分配上有否傾斜?她會否以專業為先的原則去處理教育事務?以至她有否肩負額外的政治任務?

林鄭摑教界選民一巴 也自打嘴巴

林鄭一直宣稱政府必須以專業領航,但問題正正出現在教育的專業層面上,讓人擔心從外給安插了一名有政治目的的人士,直接進入教育的決策核心。林鄭的做法不僅摑了教育界選民一巴掌,其實也是自打嘴巴!

事到如今,筆者作為立法會教育界議員及教協會副會長,將會一如既往,在議會內外為學生、教師、家長以至社會整體利益,爭取改善教育施政。同時會因應新的形勢,嚴格監察政府施政,特別是在推動國民教育時會否偏頗、扭曲,在資源分配及人事任用上會否出現偏私,以及在日後有否推出與教育專業相違背的政策等等。我們更要呼籲政府上下應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公務員必須秉持政治中立的原則;更呼籲廣大教育工作者緊守崗位、提高警覺、恪守專業,守護孩子、守護我們的核心價值。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8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