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未戰勝怪物 先自陷深淵

教育局高官長子墮樓一事來得突然,因牽涉到本身已充滿爭議的政府主要官員,事件迅速發酵,各大小報章的追訪、報道一時間佔據臉書首頁。建制報章的留言板我未有空細閱,但明顯地,臉書上好幾個中立或傾向泛民主的報章、網媒的討論區都充斥了網民對事件的意見。

不過,令人不忍卒睹的是這些海量的網民留言,泰半是對這名年輕男生的離開幸災樂禍。稱事件是男生母親「因果報應,絕子絕孫」者有之,諷刺男生母親「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身分者有之,言「祝早日一家團聚」者有之,嘲笑男生「無做好生涯規劃」者有之,不一而足。這種種極盡刻毒涼薄之能事的詛咒、辱罵、嘲弄、調笑,留言斥責者少,點讚點笑哈哈者多。

我不知道這批網民的說話是純粹依托互聯網的庇護而做的情緒發泄,還是本人真的是這樣想,若是後者,我只會覺得這班like了中立報章、泛民網媒的網民素日口中的「支持公義」、「堅守民主」,只是自欺欺人的空話。真正的「公義」不會在別人遽然喪子之時謔稱「母債子償」,真正的「民主」不會在一條年輕生命猝逝時「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口稱仁義,舉止卻狠毒殘酷的人,與他們所反對的獨裁、橫蠻、虛偽的威權政府,又能有多大分別呢?這種只記得宣泄仇恨,發言毫無良知、毫不考慮是非對錯的人,若他們以這樣的態度建立「民主」社會,只怕也離納粹不遠了。

然而在這些留言中,最可怕的不是那些明顯是晦氣話或發泄對政權怨氣的言語,最令人難過的,是當較理性的網民留言勸導其他人不要混淆高官和她兒子、不要落井下石、應對無辜的逝者留有口德時,有些人故意迴避了落井下石本身道德與否的問題,反而對理性網民提出了連串似是而非的質問,以合理化自己嘲弄高官、恥笑逝者的留言。

其中一種常見的論調是:「為何不能羞辱這個高官?這個橫蠻政府這些年施行了幾多壓迫人民、虐待年輕人的政策,我若同情她和她的親人,誰來同情那些自殺學童?想想痛苦的學生和家長,她一點也不無辜!」而基於「高官不無辜」,又有一種論調衍生駁斥規勸者:「你們這些道德╳,我是慶祝高官得到報應死了兒子,又不是慶祝高官兒子死了這件事本身,要分清楚呢!」還有引用名人淒慘遭遇的:「邊╳個說禍不及妻兒,先看看劉霞的處境吧!」概括地看,言下之意就是「道德╳」多事,高官是罪有應得,理應喪子、理應被譏笑云云。這種留言為了仇恨而戾橫折曲,放下了道德和理智,才是令人最痛心。

這類說法表面上看似成立,因為政府的不良政策確是戕害不少年輕人。但我們要留意,這名高官是近月才上任,之前令學生受壓迫的政策嚴格來說並非出自她之手,把不是她提出的政策歸咎於她,只怕她本人也不會心服。

再者,即使退一步,她和她代表的團體有份支持上屆政府的施政,她可能真的有錯,但這不代表網民就應把她和兒子的逝世扯上關係,她和兒子是兩個獨立個體,兒子不見得支持母親的政見,把兒子的境地說成是母親的報應,不見得合理合邏輯。因此,網民可以隨意批評高官的人品和推行的政策,因為高官的確不無辜,但以兒子的逝世為理由來辱罵高官,這個理由本身是站不住腳的。

至於劉霞和其他異見人士妻子的遭遇,的確可憐,是「禍及妻兒」的例子,但大家都知道令她們陷入如斯慘狀的,正是極權政府,難道網民要學習自己痛恨的極權,用令人鄙視的手段來禍及他人妻兒嗎?難道不是應該相反,堅決拒絕使用不合理的「連坐」、「抄家」、「誅九族」,即使那人是與自己政見不同的高官,以彰顯公民與極權的差異嗎?還記得二○一四年佔中時,有反佔中團體曝光黃之鋒的住址,又針對和騷擾他的家人,若網民以相似的態度針對高官的家人,與上述反佔中團體的差異只怕不大了。

正正因為受過壓迫,才知道受壓迫的痛苦,才知道壓迫者的可恨,才會關心其他同樣受壓迫的人;正正因為見到劉霞受株連,才知道受株連的悲慘,才決心避免再有人受株連之苦。網民可以不同情高官,但在這件事上也沒有立場落井下石說這是高官的報應、說她「抵╳死」。况且,若網民用仇恨態度看待這次不幸事件,因為高官及背後的政權用無情手段對待人民,自己又有樣學樣用無情的態度宣泄對不義政權的怒火,只會令反對魔鬼的人變成魔鬼,損害了僅存的良知,值得嗎?

其實網民濫用「道德╳」這個詞語,情形已有點近於「亂扣帽子」,不是每個重視道德的人都是「道德╳」,道德本身就是需要慎重處理的社會議題,很多時候官員就是沒有道德才釀成人民的痛苦。「行公義,好憐憫」是追求民主制度和美好世界者的標竿,面對龐大、可怖、令人絕望的極權,心存仁義是人們在茫茫黑夜中的最後一點燭光,是公民與極權的最大差異,亦是對抗極權政治的最強武器。說「仁義」或許有些抽象,但其基本其實只是同情心和同理心,而懂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懂得易地而處、代入並體諒他人的處境,才有資格成為公民,才有條件建立公民社會。如果像某些網民一樣,平常高舉民主公義,但當政治觀與自己相異的人遭遇不幸時卻不能代入其中保持最起碼的尊重,反而心中歡呼竊喜、嘴上落井下石,恐怕他們是親手揑熄燭光、泯滅了自己和最討厭的極權的差別。

尼采有句話:「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着你。」為了對抗龐大可怖的怪物,而把自己變成怪物,恐怕是最可憐可悲的事。若放棄心中僅餘的燭光,則只能墮落深淵被黑暗同化或吞噬。然而那隻把普通人逼成怪物的怪物,其窮兇極惡,勝於常人百倍,罪孽之深,更是難以數量。深淵之近,當恐懼戒慎。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