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奕豪:罷課的第一堂課︰民主教育,由班會開始

作者︰蔡奕豪,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現職中學教師,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教協的網頁,有教材教民主,佔中等議題,不過如果細看,那其實和考卷無異。

可是,民主教育,公民教育的培養的,從來都不是「知識」,而是「意識」。前者是要先有理論學習,輔以例證,令學生能純熟理解民主的不同理念如「代議政制」,「三權分立」,「公民抗命」,然後用此思考問題。後者,往往不須亦不能單單透過理論傳授可得,它必須以制度實踐的形式,令學生切身處地明白不同情況下思考個人權力的運用及其局限,促使學生反思權力分配的問題(而學生反思時,卻並不一定要讀遍民主的理論) 。

最明顯的例子(恕我未能舉學校例子,畢竟能成功實踐校內民主的例子不多) ,是之前一位婆婆大罵自由黨李梓敬涼薄時的講辭中,婆婆的講辭,其實包含<正義論>的理論基礎,但明顯地婆婆是未看過此書的。所以婆婆有正義論的意識,而沒有其知識。

因此教師的責任,正在於創設情景,令學生親身感受自己是權力的個體,令學生明白自己的權力是附帶甚麼義務。

我建議教師由班會入手,進行公民教育。首先,為何要是班會?一來,現行學校教師被學校的管理層監管,剩餘權力有限,但以班主任身份管理班會,校方干涉較少,此可免去教師與其他高層同事在制度下討價還價的成本。另外,班會人數少,意味著每一學生的意見,都十分具決定性,而班會每一個活動都直接影響學生自身的利益,這令學生更切身感受個人的權力及影響力。

如何籌組班會?

老師在籌組班會整個過程中,永遠只擔任顧問角色──只提供資訊,不給予意見。

首先,班主任可先指出班會的任務及角色,例如搞聯歡會,整壁報,籌備旅行日活動等。然後要求學生自薦主席,如沒有,則班主任可解釋如沒有班會,以上一切活動都不會舉辦!然後再著學生考慮再決定。這樣,學生會十分切身感受到自己不負班會的「義務」,就沒有聯歡會的「權利」──這正是權力與義務問題的思考。

當有學生願意承擔此工作時,如果只有一位,則投信任/不信任票,如多於一個,則投票決定。這個就是人民授權的過程,令學生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亦令主席明白自己權力來源。

至於其他職位,可由同學推薦或自薦,然後按上程序處理。教師要做的,是確保選舉過程的公平性及提供職位資訊(如該職位負責甚麼?沒有該職位對班會工作有何影響?)此舉同樣可使學生對自己選擇負責同時令班會成員明白個人的權力來源。

經歷這次選舉,學生能切實明白個人的義務及權利的關係;上位者的權力來源。是簡單直接的公民教育。

如何搞班會活動?

商討班會活動時(以下以旅行日為例), 教師則完全中立,除校規外,其他資訊概不提供。

當班會商討旅行地點時,班主任可著各地點的動議者,當同學面前介紹該地點的好處,然後再由同學發問,直至同學對各地點的好壞再沒疑問,才開始投票。除非觸犯校規,否則教師不否決任何提議(縱然那是很壞的動議) 。這樣,學生正正在經歷類似法例草擬,諮詢,表決的過程,其間學生必須就影響自身的議案進行比較,思考,說服群眾,下決定,令學生明白政治上開放透明的重要性。

教師的心態如何調整?

角色最好盡量抽離:不少教師怕班會活動不成功令班中氣氛不好,不自覺地在籌備活動中參與太多,這很容易令學生成為班會政策的被動接受者,失去了參與決策過程的機會,亦令學生失去反思失敗的機會。

接受並尊重學生的決定,不主動介入:學生的決定肯定是不成熟,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但是合作解難,在政策不可行時作出妥協,不正是民主社會可貴的特質?

希望以上方法,能為前線孤軍作戰的教師,在重重的枷鎖下爭取民主教育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