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陳雋文:陳家珮真的是輸在民建聯樁腳?

補選之前,在3個選區之中,民主派在港島區的選情被普遍看得最淡,原因正是我之前在本欄談到,民主、建制兩派在這區的得票差距最小。但結果區諾軒還是以不足1萬票贏了對手陳家珮。

補選後3天,3月14日,網媒「獨立媒體」刊登了一篇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的專訪。眾志今次在區諾軒的選舉工程中擔當「軍師」的角色,在這篇專訪中,由黃之鋒親口道出港島選舉策略成功之處。

黃之鋒指民建聯未有盡力

當中有如此一段:「他(黃之鋒)特別提到中西區的堅尼地城,當區區議員、民建聯的陳學鋒未有盡力,故他們安排重兵在當區宣傳,最終區諾軒在當區得票高出陳家珮約600票。」

這段後來遭個別報章進一步發酵,刊出了一篇題為〈建制鬼打鬼 拖垮陳家珮〉的報道,當中提到西環街坊反映:「指投票日當晚陳學鋒很早已『收檔』,沒再為陳家珮催票,而由西營盤均益到堅尼地城亦只見新民黨陳家珮的旗,但無太多人站台,又稱過往區選期間民建聯一定霸盡街口及轉角位做街站拉票,還要掛滿大型橫額宣傳,西環街坊形容今次民建聯為陳家珮拉票不似全力以赴。」

之後不少政圈中人便竊竊私議,說港島區民建聯樁腳今次未盡全力,甚至因此導致陳家珮選輸。這也難怪,不少人還記得10年前,也是港島區補選,由陳方安生對葉劉淑儀,民建聯毫無保留、傾全黨之力為葉太助選,但葉太選輸後卻出言不遜,反指可能遭民建聯累及其形象才致落敗,讓民建聯憤憤不平。更甚的是在緊接之後的選舉,部分選票沒有「歸隊」,流失了給葉太。由於有着這樣的不愉快經驗,今次碰上葉太黨友陳家珮,「一個人兩條心未為多」,因此就算民建聯今次未盡全力也不足為奇了。

以票站數據嘗試拆解「hea選」謎團

究竟民建聯樁腳是否「hea選」,是先入為主還是真有其事?對最終陳家珮的勝負又是否關鍵呢?這裏讓我們以票站數據來嘗試拆解這個謎團。

首先,不錯,黃之鋒指出區諾軒在民建聯由陳學鋒當區議員的堅摩票站贏陳家珮高達595票確是事實。但無論黃之鋒或有關報章都沒有進一步查證,於2016年換屆選舉這裏的選票輸贏又是如何。實情是2016年(民主+本土+自決)在這裏更贏了建制派744票,所以今次其實是贏少了。因此,不能單單因為約600票差距便武斷。

更重要的是以上只是一個票站的數字,若然單單以此便推論全局,無疑是「瞎子摸象」。

不同建制派政黨樁腳其實表現差別不大

表1嘗試把3個選區的建制派所有樁腳區選票數字一併拿來比較。先看港島區。陳家珮在民建聯樁腳區得票率相較換屆選舉的百分點變化為+7.80,確是低於建制派樁腳區整體的+8.29,以及工聯會樁腳區的+8.69和新民黨樁腳區的+8.07。這種民建聯樁腳區表現遜於整體的現象,又確實偏偏只存在於港島區,而並不存在於九龍西及新界東。

或許有人便會以此來立論說民建聯樁腳「hea選」。但我們得記住其實當中差距十分小,例如新民黨樁腳區的有關數字,其實並不見得真的比民建聯好;更何况縱使民建聯在港島24個樁腳區的得票率百分點變化由+7.80上升至建制派整體的+8.29,與區諾軒一來一回,那也只不過是幾百票的變化,不足以彌補陳家珮輸給區諾軒的近1萬票。

或許前述報道中街坊反映的都不是虛構或無中生有,但至少從票站數據中反映,對選舉勝負其實並不關鍵。

陳家珮贏了最窮和最富階層

那麼陳家珮是輸在哪裏呢?

再看表2,如果以4個分區來看,除了在灣仔外,陳家珮在其餘3個區——中西區、東區、南區——都輸了給區諾軒。雖然兩人同是南區區議員出身,但諷刺的是,反而陳在南區得票率落後最多,也反映區諾軒在南區的民主黨黨友是「真兄弟」,都有盡力為他發揮樁腳效應「箍票」。而陳得票率第二差的便是中西區,但因為東區人口最多,所以其實陳在這3個區每區都是輸3000多票,十分平均。

如果以階層來看,陳家珮在最窮和最富的兩端,即是公屋和豪宅,都贏了區諾軒;區之所以還能力挽狂瀾險勝對手,是因為他即使輸了兩端仍能贏回中間,在居屋、私樓、大型屋苑這些中產社區都反勝對手,在大型中產屋苑甚至能拉開12個百分點,差距為各組別之最闊。

從中可見,中產階級始終是民主派最大票源,就算是有葉劉淑儀坐鎮、形象中產的新民黨,立志代表建制派搶佔這個政治市場,但直至目前為止仍然相去甚遠。

(利益申報:區諾軒是筆者曾在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教過的學生,現時是系內兼職任教同事)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8年3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