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中外「鄧寇克」:為何勝券在握卻放虎歸山?

聖誕期間外遊。這篇文章其實寫起了很久,但因碰上本欄暑假小休,之後又碰上連串更有時事性、重要性的事件,因而一直被擱下來。就讓本星期當大家仍有濃厚holiday mood下,不談時事,講講歷史,讓這篇文章見報。

前些時候名導演Christopher Nolan執導的戰爭大片《鄧寇克大行動》在港上映。到了如今,影評已有很多人寫過,再寫也完全過氣。所以我反而想從沒有人寫過,也是自己最喜歡寫的軍事史角度,再談談這一仗。

「鄧寇克奇蹟」

1940年5月10日納粹德國在西線發動全面進攻,先後入侵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法國。仗着精銳的裝甲部隊,迅速突破盟軍防線,深入穿插敵後。盟軍旋即潰敗,只是短短兩星期便大勢已去。眼看被切斷並圍困於比利時西北部,只要德軍繼續進擊,以英國遠征軍為主的大批盟軍部隊將被一網打盡。但偏偏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德國裝甲部隊卻暫停前進,讓盟軍獲得一個難得喘息機會,通過鄧寇克這個港口,在海路大撤退。結果在5月26日至6月4日的10天內,把多達34萬士兵撤回英國本土,得以保存一大實力。

後來的歷史告訴我們,德軍沒有鼓其餘勇一舉殲滅這批英軍,可謂放虎歸山、後患無窮。這一批多達34萬、能夠在德軍裝甲師下虎口逃生、在作戰中取得寶貴經驗的部隊,成了日後盟軍在北非及再之後登陸諾曼第反攻的主力。

這個被邱吉爾稱為「鄧寇克奇蹟」的大撤退,也留下一個軍事史上的謎團:那就是為何德軍會在關鍵時刻停下來,讓英軍死裏逃生,放虎歸山呢?

德軍為何放虎歸山?

德軍的有關決定飽遭後世批評,認為是貽誤戰機。但人們卻往往把問題簡單歸咎於其統帥決策錯誤,包括希特勒誤信空軍統帥戈林誇下海口,單用空軍就足以收拾對手云云。但我卻認為這個錯誤的決策,背後也有其可以理解的軍事理由和戰略考慮。

●首先,德軍裝甲部隊不斷神速進軍深入敵後,不錯是讓盟軍張惶失措和潰敗,但卻同時亦置這些先鋒部隊於險境,與後面支援的步兵部隊嚴重脫節,側翼嚴重延伸和空虛(如果大家有機會看軍事地圖就會知道)。如果盟軍還有裝甲預備部隊可供作一次大反攻,包抄其後把其切斷,那將後果嚴重(事實上1940年5月21日,英軍兩個裝甲營在阿拉斯(Arras)策動反攻,就讓名將隆美爾率領的第七裝甲師狼狽不堪,幸而反攻的只是一支小部隊,但卻已讓德軍統帥部大吃一驚,擔心噩夢成真)。當然歷史告訴我們,盟軍實際上是沒有如此一支預備部隊,但這只是「事後孔明」,當時德軍統帥部是沒有這樣的「perfect information」來讓他們放心,反而要慎防「貪勝不知輸」的風險;

●其次,這些裝甲部隊經過兩個多星期披星戴月不斷挺進和作戰,士兵已經疲累不堪,更重要的是坦克和其他車輛,業已因接連不斷的前進和作戰造成頗多故障和破損,戰鬥力迅速下降,極需休整以恢復戰力,準備應付緊接而來於法國境內展開的最後決戰;

●最後,這些裝甲部隊若然繼續進軍,將要進入法蘭德斯(Flanders)地區,那裏水道繁多,又多沼澤地,將會大大加深裝甲部隊損耗,削弱在緊接而來最後決戰仍需倚重的裝甲部隊兵力。

「貪勝不知輸」之慮

因此最後德軍統帥還是決定先讓裝甲部隊停下來,先作休整,及讓後面的步兵部隊趕上來,先固守新攻佔地區。這便造就了「鄧寇克奇蹟」。當中除了個人決策因素之外,還有較少人談、前述軍事上的局限和考慮。

其實,因為挺進太急、孤軍深入、貪勝不知輸因而讓敵人有機可乘,史上例子多的是,二次大戰時當中一著名例子就是1943年初,蘇軍在斯大林格勒獲得大捷後乘勝追擊,一口氣挺進600多公里奪回高加索、羅斯托夫(Rostov)、卡爾科夫(Kharkiv)等,但卻疲態畢露且嚴重超前補給線,結果被德軍名將曼斯坦(Manstein)在卡爾科夫附近以裝甲部隊設下圈套,一舉反擊成功。這也是德軍在東線的最後一次大捷。因篇幅關係這裏不贅。

中共版的「鄧寇克奇蹟」

這裏我最想順帶一談的,反而是與我們中國人有關:那就是國共內戰期間在東北這個主戰場,一個爭議甚大且又被認為是左右全局勝負的戰略決定,有學者(Arthur Waldron)甚至把之形容為中共版的「鄧寇克奇蹟」。

話說抗日戰爭結束後,國共內戰爆發。東北因為其礦產、農產、工業基礎豐厚,這個戰場遂成了重中之重。國軍精銳部隊立即從海陸空三路急運至共軍盤據的東北,雙方發生激烈戰鬥。共軍起初欠缺經驗,不敵久經戰陣和全套美式裝備的國軍,國軍不斷北上挺進。1946年5月國軍更在四平取得關鍵勝利,大破共軍收復南滿,共軍倉皇敗逃,林彪甚至已準備好連北滿的屏障哈爾濱也棄守。共軍在東北岌岌可危,快將無立足之地。

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蔣介石就像6年前的希特勒一樣,突然下令軍隊停止攻勢,放虎歸山。共軍因而得到求之不得的喘息機會,站穩陣腳重新整編部隊,之後捲土重來。兩年後在著名的遼瀋戰役中,林彪部隊大敗國軍,把國軍逐出東北,自此國共內戰形勢全面逆轉。

為何蔣介石會犯下大錯?

為何蔣介石會犯下這個大錯?當然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美國施壓,大名鼎鼎的馬歇爾將軍奉命來華調停。在這關鍵一刻他要求雙方休戰和談,蔣為了向馬有所交代,迫不得已下頒布了著名的《六月停戰令》,宣布自6月7日起停戰15天,後來再延長了幾天。就是這個機會讓共軍絕處逢生。

因此,後來不少人都批評這是國共內戰的轉捩點,是蔣不夠果斷,不敢對「老美」堅決說不,貽誤戰機,把原本差不多到手的勝利果實眼白白斷送。事實上連蔣後來自己撰寫的《蘇俄在中國》也承認:

「從此東北國軍,士氣就日漸低落,所有軍事行動,亦陷於被動地位。可說這第二次停戰令之結果,就是政府在東北最後失敗之唯一關鍵。當時已進至雙城附近之追擊部隊(距離哈爾濱不足100里),若不停止追擊,直佔中東鐵路戰略中心之哈爾濱,則北滿的散匪,自不難次第肅清,而東北全境亦可拱手而定。若此共匪既不能在北滿立足,而其蘇俄亦無法對共匪補充,則東北問題自可根本解決,共匪在東北亦無死灰復燃之可能。故中華民國37年冬季國軍最後在東北之失敗,其種因全在於這第二次停戰令所招致的後果。」

主觀客觀因素並存

但問題是否又如此簡單,可以把一切純粹歸咎於統帥主觀上的失策和一念之差呢?

其實當時在東北,國軍的使用已到了極限。1946年上半年,國軍在東北只有7個軍共20多萬部隊,在新攻佔了廣大地盤後又要分兵防守,只要看看軍事地圖就知道兵力如何被攤薄、如何捉襟見肘,很難再擠出足夠部隊用作機動進攻。證據之一,即使在停戰令結束後,幾個月內,國軍仍沒有在東北發動大攻勢,所以不能完全歸咎於停戰令。

換句話說,除了希特勒和蔣介石兩名統帥的主觀決策因素之外,當日德軍在鄧寇克遇上軍事局限,6年後國軍在東北一樣遇到。雖然具體細節有所不同,但最終同樣導致在關鍵時候叫停了軍隊,放虎歸山,改寫了歷史。

有時做「塘邊鶴」「指指點點」很容易,說打就打;但到了真的實際領兵,局限和顧慮便會多很多。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