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時代在進步 但政治人物的腦袋卻沒有

哲學大師黑格爾曾經說過:「人類從歷史中汲取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未從歷史中汲取過任何教訓。」

朋友送來一張電腦合成照片,下面是當年媒體用「吊雞車」俯瞰拍唐英年大宅僭建;而上面卻是如今媒體用航拍機來俯瞰拍鄭若驊的大宅僭建。我看後覆了一句:時代在進步,但政治人物的腦袋卻沒有。朋友回覆:軟件不嬲發展慢過硬件。

上周六,新任律政司長鄭若驊,在她上任首日,便被《明報》揭發她購入並一直報住的獨立屋大宅,原來築有包括地庫等多項懷疑僭建;而同日《蘋果日報》亦質疑該大宅築有天台玻璃貯物室等懷疑僭建。鄭隨即即日現身回應,說:「其實在我買的時候,情况已是這樣……在屋內我並無作出任何結構性改動」,但就承認警覺性「可以做得更好」,就引起的「不便」致歉。鄭匆匆說了幾句後便「急急腳」離去,沒有留下來詳細回答記者提問。翌日,亦以就有關問題「噚日講咗嘅嘢,已經無嘢補充」為由,拒絕就外界種種質疑再作解釋。

上任前先要處理好僭建是「政治常識」

相信大家還會記得,僭建作為政治問題,源於2012年特首選舉。當時先是候選人之一的唐英年,被《明報》揭發家裏有僭建。事件的持續發酵,再加上唐的危機處理表現不濟,直接導致其落敗。之後僭建風波的直接得益者,另一名候選人梁振英,在當選特首後不久,再被《明報》揭發其實他家裏也有僭建,原來是「賊喊捉賊」,讓公眾嘩然。結果讓他作為特首的政治蜜月期提早結束,民望也從此拾級而下。

從此之後,官員上任前先檢視自己有否牽涉僭建,若然有的話要先處理好,基本上已經成了「政治常識」。有評論員甚至形容,這該是在考慮出任官職時的「standard check box」。事實上,當梁班子就職時,差不多每名問責官員,都被傳媒逐一追問和追查有否牽涉僭建,後來者對此不可能沒有警覺。但偏偏精英如鄭若驊,卻偏偏miss了。這幾天我與不少政圈中人談及,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

事件中鄭在專業和政治上均讓人失望

鄭若驊被稱為「公職王」,在過去10多年間,出任過大量重要公職,曾先後出任過交通諮詢、臨時最低工資等重要委員會的主席,可謂「見慣世面」,理應政治經驗豐富,培養出敏銳的政治觸覺。

鄭若驊亦曾取得土木工程學位,有工程師的專業資格,沒有理由不懂得看建築圖則、辨別是否有僭建。此外,她也是資深大律師,如今更是出任律政司長,理應對違法行為更加敏感。

因此,今次僭建風波,鄭若驊無論在政治和專業兩方面,表現都讓人失望,是「雙重」不及格。她實在無理由如此疏忽和麻痹。

政治及危機處理能力讓人不敢恭維

更讓人費解的是,鄭若驊出任律政司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事實上已經傳了一段頗長的時間,她實在應該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在事前妥為「拆彈」。尤其是,根據《明報》透露,該報早於去年12月27日,即10日之前,已經就該大宅與相鄰獨立屋的僭建問題向屋宇署查詢;而《蘋果日報》亦透露,在上周五,該報已就僭建問題向鄭查詢。但鄭卻一直遲遲未見採取主動、及早「拆彈」,反而待事件被報章頭版報道和揭發後,她才匆匆被動回應,但事件對其形象及公信力的傷害已成。試想想,如果鄭能早着先機、及早主動處理,事件對她的殺傷力也會大為減低。

我不認為僭建本身是一個重大的道德/品格/操守問題;問題反而是鄭若驊在處理這個問題時,所表現出的政治及危機處理能力,才最讓人不敢恭維。

若然明年真的會開展《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工作,那麼理應由身為律政司長的鄭若驊領軍。但觀乎她在今次僭建風波中所表露出的政治觸覺和危機處理能力,作為對手的民主派,也實在「深慶得人」了。

不要重蹈梁振英的覆轍

如今還有一個主要疑團,那就是記者反覆提問,但鄭若驊卻始終選擇避而不談的問題:縱然購入大宅後,鄭「並無作出任何結構性改動」,但在購入時,她是否已經知道地庫、天台玻璃貯物室等是僭建?這就是鄭反覆以「已經無嘢補充」來「耍開」的問題。

其實只要大家細心拆解,就不難察覺,「並無作出任何結構性改動」,並不代表鄭在購入大宅時不知道當中已經築有違法僭建。這完全是答非所問,因此鄭其實既無「講咗」,更需進一步「補充」。

經過梁振英5年來大玩「捉字蝨」、答非所問、含糊其詞等之後,大家對這些「語言偽術」,實在都十分深惡痛絕,這也是梁輸掉大家對其信任的開始。我希望鄭若驊,不要重蹈覆轍,以免連誠信這第一環也輸掉,那就「三重」不及格了。

林鄭的領袖之道

最後,不能不提特首林鄭月娥揀人這一筆。近日和一位政圈朋友聊起,他告訴我之前有機會與林鄭交流,對方以自己凡事親力親為而引以自豪。我常常說,一個政治領袖最重要的職責有二,一是提出目標和願景,二是找來合適的人去負責執行,而非由自己去完成所有工作、解決所有問題,這在本欄之前探討「列根領導學」一文(2017年4月20日)中已經有談過。如果林鄭凡事親力親為,但卻偏偏在「相人」一環上出現敗筆,那無疑是本末倒置,絕非領袖之道。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8年1月10日)